当上午十点钟的时候,王乐的悍马终于赶到华盛市

“小虎你住哪儿,我已经到华盛,现在过去找你。”在市区的三环路上,王乐边开着车子边打电话给穆熙虎问道。

“姐夫,我在帝景豪庭707客房。”此时一夜未眠的穆熙虎站在客房中,对着电话说道,他没想到王乐的速度这么快,心情有些激动和感激。

旋即,又连忙说道:“姐夫,京城你不熟,要不我过去找你吧。”

电话那头正在开车的王乐笑着回道:“帝景豪庭我知道,上次来华盛也是住那儿,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一会儿就到,挂了啊。”

听到电话里挂断的盲音,就见客房中的穆熙虎,虎目圆睁,咬牙切齿的说道:“下次老子再掉这个坑,老子干脆一头撞死算了。”

半个小时后,四九城的大雪飘零中,一辆黑色悍马停在了帝景豪庭酒店门前。

王乐从悍马车里跳下,接着打开后车门,从座位上拿下沉甸甸的蓝色行李箱,“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就转身走进了帝景豪庭。

乘着酒店电梯,王乐来到七楼,脚踩豪华地毯,转过一条走廊来到707客房门前,敲了敲房门。

客房里正在来回踱着步,焦急等待的穆熙虎,一听到敲门声,想也不想就冲到门边将房门打开,只见王乐拎着个行李箱,正微笑着站在面前。

“怎嘛,才多大点儿事就把你给弄得这么浮躁慌张,这可不是纨绔应该有的作风。”王乐嘴角微翘着打趣道。

穆熙虎尴尬的笑了笑,不过这笑还不如不笑,就跟哭似的。这小子也不撘王乐的话,让过身子给对方进来。

清新阳光照耀的俏皮丽人

“姐夫,那钱准备好了没有?”穆熙虎等王乐走进客房,坐到沙发上,忐忑不安的问道。

王乐拍拍放在旁边的行李箱,淡淡笑着道:“都在这里。”

穆熙虎无语了,自己这个姐夫还真是个奇葩,他还以为行李箱里装的都是换洗衣服呢!没想到是用来装钱的,这年头可都是有卡走天下,有谁拿个五百万装在行李箱里跑路的?

“密码都是0,你自己看看。”王乐见穆熙虎的模样,笑着道。

穆熙虎闻言也不客气,这可是用来填坑的钱,矜持什么的哪还顾得上,就见他连忙走到行李箱前,将其打开。

当看到箱子里满满的一沓沓人民币,穆熙虎紧张的脸部顿时松弛了下来,这下他是彻底放心了。

“小虎,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把欠苏越光的五百万债务给清掉二,就是让他吞进去的给你吐出来,顺便再给你捞点零花钱,说到这里,也怪我心软,当初没从刘安捞个两三千万给你做零花,这样的话,也许还能撑到过年的时候我来华盛,省了这趟来回的油钱。”

穆熙虎看到窝在沙发里的姐夫,一脸可惜自责,轻飘飘就跟吃饭似的说出这番自以为很正常的话,穆熙虎顿时就是一阵天雷滚滚,十万万个草泥马从他幼小的心灵奔腾而过,留下满目疮痍,这孩子不禁在心中咆哮道:“两千万和油钱不在一个位面上,姐夫!!!”

“小虎,怎么愣住了,问你话呢,这两个选择你选哪一种。”王乐问道。

穆熙虎就跟看怪物一样的看着王乐,道:“姐夫,要不你来做衙内纨绔吧,这圈子的那些子弟到时候都会被你整崩溃,四九城可就是你的天下了。”

王乐哑然失笑,站起来走到穆熙虎身前,道:“小虎,这个光荣艰巨的任务,姐夫就交给你了。”

说完后,王乐又拍了拍穆熙虎的肩膀,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走吧,带我去你输钱的地方,姐夫去给你把场子找回来,敢动小爷的家人,小爷要让他们吃不了兜子走!”

王乐一边就说着一边就往客房外面走去,还站在原地的穆熙虎心中嘀咕道:“老子还没做选择呢!”刚嘀咕完也就刹那间就成了残念,穆熙虎眼睛发亮,他现在可是把苏越光和刘安这俩家伙恨到骨子里,有你没我的程度!

既然姐夫这么好战,他穆熙虎当然乐观其成,老子搞不过你们,就来个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

此时的穆熙虎在见到王乐后,就对王乐有着盲目的信心,这是王乐的气势告诉他穆熙虎:“你姐夫就是天王,就是宝塔!”

穆熙虎熬夜的眼内红血丝发着红光,兴奋的要死,拿起装着五百万的行李箱,屁颠屁颠的跑出了客房,尾随王乐而去。

“姐夫,我听老姐说你开的不是小公司吗?”

穆熙虎没有开自己的车子,而是直接开着悍马,往天香阁驶去,在路上的时候,想到王乐这么快就能拿出五百万的现金,而这开的悍马也是价值不菲,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已经一夜没睡觉也没修炼的王乐,正在微闭着双眼休息,听到穆熙虎的问话,就见他淡淡说道:“钱,很容易挣,只是想不想而已。”

穆熙虎暗道:“可老子怎么觉得钱花的特别快,却特别难挣呢?!”

这时,王乐缓缓问道:“天香阁很有名吗?”

穆熙虎边开车边回道:“圈子里最好的会所,只要有点身份的都会去那里,很多外地到华盛这儿来的大老板想找关系,都会想法设法弄张天香阁的会员卡,走进天香阁,因为在那里玩的都不是一般人。”

旋即,继续道:“天香阁是子弟圈里的一位老大哥赵泉辉所开,他是老赵家的小儿子,动乱过后,他就去了大不列颠留学,毕业后直接去到米国,独自一人在那里打拼,直到功成名就后才衣锦返乡,然后开起天香阁,我们的那些长辈们都说,如果赵泉辉当年没有出国,入仕途,其成就可与苏家的苏云平相较高下。”

王乐睁开双眼,半晌后,才喃喃道:“四九城藏龙卧虎,人精儿越多,是非也就多了,等把你的事情处理完,我就回江南。”

穆熙虎嘴巴一撇,暗道:“你丫就装吧,看你一副要战斗的模样,典型的就一是非精儿,还装清高,我了勒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