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斯迪诺?”刘岩皱着眉头,他回忆了一下在南美洲的那段日子,似乎没听说过这个人。

“是的,他是门德斯最得力的部下,是从一个最底层的士兵提拔起来的,所以他很感激门德斯。门德斯死之后,他就像疯了一样,派人去查明真相,后来才知道,门德斯是被你杀死的。”莱尔马对法斯迪诺有点崇拜,提起他的时候,显得很恭敬。

“他手下有多少人?”刘岩接着问道。

“大概有几百人吧,门德斯以前手下有两千多人呢,他死之后,散去了不少,法斯迪诺召集的这三四百人,都是忠于门德斯和他的,很能打,而且不要命的。”

刘岩听完之后,沉吟片刻,他马上决定,必须要再去一趟南美,亲自解决这件事,不然法斯迪诺不停地派人潜入华夏京城,刘岩倒是不怕,但肯定会伤到其他无辜的人,更会给华夏的治安带来不好的影响!

“莱尔马,我给你一次戴罪立功的机会,如果你做好了,我可不惩罚你,不然我把你杀了,也没人会知道的!”刘岩恐吓着他,不过说的也是实话,像他这种犯罪分子,本国不会保护他,法斯迪诺也不会管他,华夏更不会管他,他死在这里,就像是一阵风吹过,悄无声息。

“好的,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除了杀掉法斯迪诺,他对我是有恩的。”莱尔马只提出了这个要求。

刘岩笑道:“这个倒不用你动手,我自己会亲手处置他!”

想好对策之后,刘岩先把这两人带到自己的住处,点住了他们身上的穴位,扔到另一个房间里。

第二天,他向庞组长汇报了此事,庞组长听了后很震惊,他也没想到,当初为了对付变异人,让刘岩去南美竟然还会留下这种遗祸。

虽然他知道刘岩在南美那段日子混的风生水起,可那里毕竟军阀林立,形势混乱,刘岩去了会有危险的。

“刘岩,其实你不用去的,我们只要在边境加强警戒,他们派人来,咱们也不怕!”庞组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水样女生妩媚可人

“庞组长,这样太危险,咱们华夏幅员辽阔,边境线狭长,总会有人能够偷渡进来,万一伤到无辜的百姓,我心里会很内疚的。您就让我去一趟吧。”刘岩坚持要亲自去。

庞组长想了想,叹口气说道:“好吧,不过你需要什么支持,告诉我,我会给你安排的。”

“谢谢庞组长,我什么都不需要,就带着霜生去一趟,那边有我的朋友,我会搞定的!”刘岩自信的答道。

庞组长知道刘岩的能力,也不勉强,说道:“好吧,那你就辛苦一趟,不过你一定要记住,华夏是你永远的后盾,需要帮助的时候,一定要联系我!”

“是!”

得到了庞组长的允许,刘岩马上就开始了行动,他叫上张霜生,带着莱尔马和他的同伙,乘坐军用飞机,来到了南美洲。

到了南美洲,他首先联系上弗雷迪,当初他帮助弗雷迪在哥伦亚复杂的形势下,夺取了统治地位,所以弗雷迪对刘岩一直感激有加,甚至把他当成自己的守护神。

刘岩的到来,让弗雷迪非常高兴,马上派人用最高规格的待遇把刘岩接到了自己的营地。

弗雷迪还记得霜生,见到霜生后,他亲热的拍着霜生厚实的肩膀,赞道:“几个月不见,你又长高了,成大小伙子了啊!”

霜生憨厚的笑了笑,向他问好:“弗雷迪叔叔,您也更有气势了。”

弗雷迪哈哈大笑,调侃道:“刘岩,这小子的嘴可够甜的,比你会说话啊!”

刘岩笑道:“那当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嘿嘿。”

这时,弗雷迪看到了刘岩身后站的两个人,他们身体僵硬,像是得了什么病。

弗雷迪好奇的问道:“这两个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刘岩就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和他讲了一遍,弗雷迪听了以后,眉头紧皱。

当初,刘岩去干掉门德斯,主要是为了帮助弗雷迪,所以发生了这个事,弗雷迪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的,就算当初刘岩不是为了他,刘岩有事,弗雷迪也会义不容辞的帮忙。

“刘岩,这件事交给我吧,我会帮你搞定的,法斯迪诺才几百人,我现在手里几万人,搞定他是小意思!”弗雷迪这段时间有些膨胀。

刘岩轻轻摇头,说道:“我了解到法斯迪诺的性格,他虽然人很少,但是都是一群不要命的死士,虽然你可以消灭掉他,但是也免不了会有伤亡,我不愿意看到这些。”

弗雷迪知道刘岩是为了自己好,因为南美洲很混乱,实力强的不一定过得就舒心,往往实力弱的会采取暗杀,引爆炸弹等手段对付势力强的。

法斯迪诺就是这种狠人,不然他也不会派人千里迢迢的去对付刘岩了。

“弗雷迪,我先在你这里落脚,剩下的事我亲自去处理,需要你的时候,我不会和你客气的。”刘岩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自己能做的事,轻易不会求助旁人。

弗雷迪知道刘岩的性格,强求不得,就点头同意了。

他让手下给刘岩和霜生安排了最好的营房,然后把莱尔马两人关押起来,解决了刘岩的后顾之忧。

休息了一天之后,刘岩和霜生就悄悄赶往法斯迪诺所在的地区,尼瓜多的一座小镇上。

说是小镇,其实就和农村差不多,这里离大海不远,当地老百姓以种植罂粟为生。

法斯迪诺没有别的收入来源,就带着这几百人,和当地百姓一起打鱼,还有种植罂粟。

他其实也想东山再起的,可是门德斯一死,军方高层对法斯迪诺没有什么兴趣,不再支持他们了,所以法斯迪诺只能苟延残喘。

要不是他心中有坚强的信念,为门德斯报仇,估计他也早就远走他乡了。

对这种人,刘岩在内心里还是很敬佩的,所以他不让弗雷迪出手的目的,也是不愿意把他们消灭掉,而是尽量说服他。

刘岩和霜生,开着一辆悍马车,出了哥伦亚边境,驶入到尼瓜多的境内。

由于有了弗雷迪事先安排,所以出境还是挺顺利的,但是深入到尼瓜多的内地,就没

那么容易了,两人把车停在了一处丛林里,等到了天黑。

天黑之后,两人步行朝法斯迪诺所在的小镇走去,其实,法斯迪诺能够在这个小镇占据一方,尼瓜多的军方也是默许的,因为这个国家太乱了,小军阀四处林立,他们也管不过来。

法斯迪诺也算是个人才,他的人虽然不多,可是都很守规矩,打仗也很强硬,所以其他的势力不敢轻易得罪他。

刘岩两人来到小镇附近,远远的就看到了有岗哨在瞭望,几个大灯不停地扫射在镇子大门前面。

镇子的防守很严密,但是对于刘岩和霜生来讲,是拦不住他们的。

两人绕着高墙,一直来到了很陡峭的地方,因为这个小镇是三面环山的。

这个陡峭的地方,没人能够从这里进去,但是刘岩和霜生施展轻功,眨眼之间就从悬崖峭壁上绕到了镇子里。

到了镇子里,两人看到这里的居民都很宁静,军营都坐落在四周。

刘岩听弗雷迪说过,法斯迪诺把这个小镇管理的非常好,井井有条,百姓居民都安居乐业,有的打鱼,有的种罂粟,法斯迪诺还派兵保护百姓。

对这样的人,刘岩想的是如何说服他,因为门德斯以前也干了不少缺德事,法斯迪诺也是知道的,但是他感谢门德斯对他的提拔之恩。

刘岩和霜生没有找到他的主大营,只好先躲藏起来,总不能一个一个的找。

到了后半夜,忽然有一个营房的士兵走了出来,看起来鬼鬼祟祟的。

他走出来之后,左右看到无人,就朝居民区走去。

霜生奇怪的低声问道:“刘叔叔,这个人怎么回事?梦游吗?”

刘岩答道:“看着不像,好像是找人吧。”

正如刘岩所料,那人走到居民区,又出现了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孩。

两人一见面就紧紧拥抱在一起,低声说着悄悄话,刘岩和霜生这才知道,这家伙原来是约会的。

刘岩看到这个情景,心里对法斯迪诺更加佩服了,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法斯迪诺对下属管理很严,不允许他们和当地居民谈恋爱。

而且女孩主动出来和情人见面,也说明当地百姓对他们印象非常好,所以一个女孩才会这么大胆,黑天半夜的来和情人见面约会。

霜生小声问道:“怎么办啊,刘叔叔,咱们找不到法斯迪诺的主大营,等到明天天亮了就不好藏身了。”

刘岩想了想,眼睛一亮,说道:“没关系,再等一会,咱们就从这个小伙子身上下手。”

霜生没明白刘岩什么意思,两人继续潜伏着,一直过了两个小时,这对青年男女才依依不舍的分开,士兵把女孩送回家了,又返回军营。

刘岩低声说道:“我去把他抓来,咱们问他,就知道法斯迪诺在哪儿了。”

霜生这才明白刘岩的想法,刘岩施展轻功,嗖的一下就窜到了那个士兵面前,士兵反应很快,伸手就要掏枪,但是刘岩比他快得多,伸手就点中了他身上的穴位。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