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典走进屋时,公孙骞正在和齐阳细说在济家庄见到灵儿的事。

齐阳让公孙骞先停下来,问齐典道:“可是有什么要事?”

“嗯。适才收到总坛的飞鸽传书,丐帮怕是又要打起来了。”齐典说。

“丐帮?”公孙骞没怎么在江湖上行走,对丐帮的情况不甚了解。

齐典简单地说:“因为于德忠醒了。”

齐阳一听便明白了。

公孙骞不解地问:“这于德忠是谁?他醒了又如何?”

齐阳解释道:“丐帮帮主庄胤鑫不在帮中,帮中事务就落在了帮内三大长老的肩上。于德忠便是三大长老之一。他们三位各司其职,处理着帮内的事务,相互配合,又相互监督。可后来于长老被人暗算,伤重昏迷不醒。”

“于长老是被谁暗算的?”公孙骞问道。

“众人怀疑是另一位长老王生所为,然而那只是猜测。就连王生暗中勾结魔教一事也找不到任何证据。”齐阳说。

公孙骞惊讶地说:“原来王生还勾结了魔教!后来呢?”

“在武林群英会期间,王生就趁第三位长老刘延新及其得力手下不在总舵,排除异己,控制了整个丐帮总舵。而后刘长老借助我们逸兴门襄阳分坛的力量救出被王生关押的丐帮弟子,退到丐帮南阳分舵与王生一南一北抗衡着。”齐阳答道。

蔡文静纯美的模糊萌样

“咱们逸兴门这么厉害,为何不多派些门人前去支援刘长老,把丐帮总舵夺回来?”公孙骞不解地说。

“那王生背后还有魔教的势力,只要我们逸兴门一动,魔教就会跟着动作。”齐阳解释道。

“那还不能证明王生暗中勾结魔教吗?”公孙骞皱眉道。

“魔教与我们逸兴门本就敌对,他们出面妨碍我们行事又能证明得了什么?”齐阳说着,摇了摇头。

齐典接口道:“刘长老带着为数不多的手下借助逸兴门的力量,与暗中勾结魔教却又不敢明目张胆依靠魔教力量的王生势均力敌,相持不下,将丐帮分裂成了两个阵营。然而,在这个时候,另一位长老于德忠醒了。”

“他醒了又如何?”公孙骞问道。

“刘长老无法把王生打压下去不仅是因为魔教的暗中相助,还因为丐帮里有很多帮众拥护着王生。这些追随王生的帮众一直被王生他蒙在鼓里,根本不相信他会投靠魔教。”齐阳解释道。

“所以要打垮王生,就必须要找到他与魔教勾结的证据?”公孙骞推测道。

“不错。可惜王生行事谨慎,刘长老他们苦无证据。”齐阳说。

“但于长老手上有证据?”公孙骞满怀期待地问。

齐典和齐阳相视一笑,然后齐典说道:“于长老是王生叛变计划中的首个目标,而此后于长老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又怎会有王生勾结魔教的证据?”

“啊?”公孙骞大失所望。

“然而,王生做贼心虚,于长老的苏醒足以让他阵脚大乱。只要于长老出面证明是他对自己下了毒手,凭于长老在丐帮中的威望,怕是没人会再那么信任王生了。”齐阳笑道。

“那于长老知道是谁对他下毒手吗?”公孙骞问。

“那就只有于长老自己知道了。”齐阳说。

“若于长老并不知道是谁对他下了毒手,那咱们不是空欢喜一场?”公孙骞担忧地说。

“于长老深明大义,自会明白该怎么做。那些毋需我们担心,我们眼下该担心的却是于长老的安危。”齐典说。

“不错。揭穿王生的阴谋是件关乎整个丐帮兴亡的大事,于长老若要公诸于世,就必须召开武林大会,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而在那之前,王生一定会想方设法把于长老除去。”齐阳分析道。

“那可怎么办呀?”公孙骞着急地说。

齐阳也看向齐典,想了解眼下具体的情况。

齐典说:“于长老一醒来,就从雪花派各位大侠口中了解到了丐帮的近况。他明白自己肩上责任重大,深思熟虑后决定借助我逸兴门的影响力召开武林大会当众揭开王生的阴谋,而他也打算亲自上霞云岭找我们门主商议平复丐帮内乱的对策。”

“霞云岭可是咱们逸兴门的总坛所在?”公孙骞问。

“不错。”齐典继续说,“而于长老自然也考虑到了王生会杀自己灭口,不敢轻易联系刘长老,怕惊动了王生安插在刘长老身边的眼线。于是于长老就在雪花派几位大侠的护送下偷偷离开了雪花山。可没想到,于长老苏醒过来并打算去霞云岭的消息还是传到了王生那里。”

“不会是雪花派里有细作吧?”公孙骞猜测道。

“那倒未必。雪花山上百姓本来就多,难保王生当初没派人混入。”齐典说,“王生得到消息后暗中派出了不少魔教教徒从雪花山下一路向北追杀于长老。幸亏雪花派的几位大侠用妙计引开了魔教教徒,而于长老又凭借着对丐帮帮众分布的了解,与雪花派几位成功避开了丐帮多如牛毛的眼线,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到达了直隶境内。可惜后来于长老的行踪还是被发现,他与雪花派几位被魔教教徒围困在获鹿县的石家庄村。”

“那可怎么办?”公孙骞着急地问。

“幸好于长老的旧部得到于长老苏醒的消息后也一路追来,带着我们逸兴门的兄弟及时救下了他们,可于长老还受了不轻的伤。于长老的行踪彻底暴露之后这一路上怕是会非常凶险,所以门主下令让获鹿县至霞云岭沿线的各分坛派出门人,确保于长老安抵达总坛。”齐典说。

“那咱们京西分坛不在这条路线上吧?”公孙骞问道。

“不错。但要上霞云岭有一处必经的险要之处,于长老他们恐怕很难顺利通过。”齐典说。

“上方山?”齐阳问道。

“嗯,所以门主让我们京城各分坛派出高手前去支援。”齐典说出了门主的指令。

“高手?”公孙骞闻言很兴奋,他当然想去,可他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不行,只好看向齐阳。齐阳应该也算逸兴门的高手之一吧?

齐典也看向齐阳。他知道门主是想派阿阳前去,可阿阳身上还有伤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