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道秋,三年前游水过来,第一部电影《钱少爷》是和义的飞龙投资拍摄的,后来和义被扫过一遍,跟林道秋关系密切的阿东,在他的支持下成功上位。”

   新安的阿胜和阿强,已经让人把林道秋的底细仔细调查过了一遍。

   他们之所以这样做自然不是因为无聊,亦或是和林道秋有什么过节,而是因为他们想跟林道秋合作。

   “这几年香江的电影票房越来越高,说起来这位林先生还真是功不可没啊,要是他愿意跟我们合作的话,以后我们手里那些钱,就容易处理多了。”

   不过说是这样说,但阿胜和阿强也知道,要让林道秋帮他们把手里的钱变白,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胜哥强哥,何必这么麻烦,让我带人去和他谈一谈,我保证他马上就会乖乖听话,要不然我就把他的新东方都给砸了。”

   站在一旁的陈兴耀举了举自己的拳头,这位20出头的年轻人最近在湾仔的风头很盛,因为这样大家甚至还给他冠上了个湾仔之虎的绰号。

   “别整天只知道打打杀杀,如果这件事情真的那么简单的话,哪还轮得到你说?我早就派人去做了。”

   阿强说完以后还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个陈兴耀什么都好,就是莽了点,做事只知道靠拳头。

   “别看林道秋只是一个拍电影的,但他和icac的关系很不错,而且最近他正在帮警队拍电影,这时候你带人去找他麻烦,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陈兴耀倒没想那么多,在他看来,用拳头能解决的事情就不需要花费太多的脑筋。

  
清纯美眉邵靖妍笑靥如花 甜美笑容温暖展纯真

   不过两个大佬都这样说了,那他也只能闭上嘴巴,要是因为这样而惹到警队的话,那他们的生意将会大受影响。

   虽然陈兴耀看起来像是个莽夫,但不代表他真的就是一个蠢货,否则的话也不会年纪轻轻就能得到几位大佬的赏识,能进到议事堂这里站着。

   “文隽和郑丹瑞这两个人跟林道秋的关系最好,当初林道秋发迹之前他们就一直跟在他的身边,我看不如从这两个人下手好了。”

   直接派人到新东方去找林道秋,这样似乎不太妥当,有了东南兄弟加上文隽和郑丹瑞他们,相信林道秋就算在怎么不愿意,恐怕也得他们好好谈一谈了。

   阿胜听完阿强的建议以后也点了点头,直接上门去找对方谈恐怕林道秋是不会答应的。

   但如果从他身边的人下手,相信就算他在怎么抵触,恐怕也不得不和他们好好谈一谈。

   …………

   这天,文隽和郑丹瑞和往常一样,准时六点下了班,然后从亚视走了出来。

   不过正当他们准备上车去吃饭的时候,刚走到停车的地方时,却被几个人给围住了。

   “你们有什么事吗?”

   文隽和郑丹瑞本来的胆子都不大,但是因为这几年一直跟着林道秋的关系,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被道上的人骚扰过了。

   所以他们自然而然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毕竟他们认为自己背后站着林道秋,那些道上的人应该不会这么不识相。

   “两位不用紧张,我大哥想请你们吃顿饭,不介意的话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些人看起来倒是挺客气的,一开始的时候倒没有动手动脚。

   “我们又不认识你们老大,这顿饭我们不想吃,请让开,要不然的话我们可就要报警了。”

   文隽和郑丹瑞才不会去赴这样不明不白的约,他们甚至在担心这些人会不会是来绑架他们的?

   “难道两位真的就这么不给新安面子吗?”

   本来态度还很强硬的文隽,在听到新安这两个字以后,他顿时睁大了眼睛。

   就连站在文隽旁边的郑丹瑞,也被新安这两个字给吓到了。

   “原……原来是新安的朋友,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跟你们走一趟吧。”

   对于新安在香江的影响力,这两个从小在香江长大的家伙自然非常的清楚。

   新安在香江可以说是势力最强大的社团之一,之前他们遇到的和义,根本连新安的一条腿都比不上。

   也难怪这两个家伙在一听到新安的名字之后,态度马上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假如在香江如果惹到新安的话,就算是林道秋出面,恐怕也很难把事情摆平。

   “多谢两位的配合,也免得弟兄们要是没个轻重,万一到时候伤到两位那可就不太好了。”

   如果文隽和郑丹瑞不愿意配合的话,这些人也有的是办法能让他们就范,而动手也是其中一种。

   听到对方这样说,文隽和郑丹瑞暗自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刚刚没有反抗,要不然恐怕会白挨顿打。

   被带上车以后没多久,这些人就把文隽和郑丹瑞拉到了一个酒楼。

   当他们进去以后被带上二楼时,文隽和郑丹瑞就看到一个不苟言笑,表情冷峻,一脸严肃的人就坐在那等着他们。

   “两位受惊了,请坐。”

   阿强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

   对文隽和郑丹瑞这两个家伙,阿强自然不需要给对方太多的尊重,毕竟他在新安的地位可并不低。

   战战兢兢的文隽和郑丹瑞脸上挂着一副很紧张的笑容,阿强一说完他们马上就乖乖坐了下来。

   “今天请两位来是有件事情想请你们帮个忙,我叫阿强,大家都叫我强哥。”

   阿强这个人似乎不太喜欢磨叽,他直接就开门见山。

   “不知道我们有什么能帮到强哥的,请强哥尽管说,只要我们能做到的事情,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

   在阿强的面前,这两个家伙就如同两只待宰的羔羊一样,对方说什么他们都得照办,否则今天都不知道该怎么从这里走出去。

   “两位果然爽快,我最欣赏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人,其实今天之所以把你们找来是因为,我对林道秋林先生很是敬佩,有几单生意想和他合作,但一直苦于没人帮忙引荐,听说两位和他的关系很不错,所以我找上了你们。”

   文隽和郑丹瑞一听才知道,原来对方是把主意打到了林道秋的头上。

   要只是牵涉到他们的问题的话那还好说,顶多也就是破财消灾而已,那些钱他们还是出得起的。

   但现在的问题是对方想让他们帮忙引荐林道秋,这明摆是利用他们拉林道秋下水,这可如何是好。

   “强哥,其实秋哥平时很忙的,而且他也不经常在香江,如果您有什么事想和他合作的话不妨和我们说,等他从国外回来我们在帮您转告。”

   文隽打算用拖字诀,先把这件事情给拖住,然后在去找林道秋商量该怎么办。

   不过阿强听完文隽的回答以后,只见他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扬,看起来好像在笑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