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家的所作所为,已经超出了做人的底线。

之前不动手是忌惮哪里有禁制,现如今这里可是一片平坦,什么都没有,即便打到天荒地暗,也绝不会有什么影响。

然而丁小乙的想法虽然很好,可在这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后,他开始有些困惑了。

“还没到??即便柯兴腿脚不好,可没不该这么久了,都没一点动静吧?”

牧婉笛有些沉不住气了,这都两个小时了,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她甚至怀疑,童家的人是不是吓破胆了,根本没有跟过来?

漫长的等待中,王佳良则比较沉默,盘坐在石头上静静消化着他和童承泽战斗的整个过程。

事实上,如果不是丁小乙利用许愿铜钱把自己的灵能借给他使用。

他根本不可能肆意挥洒阿青的剑法。

最多几招后,自己的灵能就要被消耗空掉。

所以相比这次获得的传承,这场战斗的经验反而尤其珍贵。

他甚至已经感觉到,自己即将突破到恶灵上品的感觉,只要再给一点时间,不需要灵能药剂的辅助,突破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甚至对于未来自己的道路,也有了一个明确的认知。

夏天的午后的时刻

嗯……虽然很羞耻,但自己想要更强,就只有在女装这条路上更加完美才行。

好在,只需要女装就可以了。

三人又等待了许久,可柯兴等人的身影依旧没有见到。

“算了,不等了,咱们继续走吧!”

丁小乙终于失去了耐心,本以为柯兴等人会跟上来,没想到他们最后居然放弃了。

但这也算是在情理之中吧。

然而三人并不清楚,此时此刻,柯兴三人的情况却是糟糕到了极点。

昏暗的小巷里,三人满脸是血的狼狈逃命。

最糟糕的是,柯兴的左肩居然消失不见了,这让本来就残疾的他,现在更加雪上加霜。

身后一阵低沉的嘶鸣声传来,令三人脸色越发越难看。

“上当了,上当了,那颗怪树根本就没安好心,老子回去后就要炸了这个鬼地方!”马沃罗将柯兴背负在身上,一边狂奔,一边咒骂着。

原来他们三个进入这条小路没多久,就发现了一株奇特的灵药。

那是一株从未被工会异物录所记载的灵药。

生有七片花瓣,每一片花瓣的色泽都不一样,发出扑鼻的异香下,三人只是轻嗅上一口,就觉得浑身说不出来的舒坦。

不用想也该知道,这珠灵药必然有着惊人的神效。

遇到如此珍奇异宝,三人怎么可能不心动,于是柯兴就动手,想要采摘下来。

哪知道他的手刚刚触碰到这朵花时,这珠奇花居然活了,在花茎之下探出一只血盆大口照着柯兴的脑袋就啃下来。

关键时刻,柯兴急忙躲开,但速度还是慢了一步,左手被直接咬断下来。

若不是马沃罗关键时刻及时出手,柯兴只怕现在已经变成怪物的口中美食。

三人这才明白,那朵所谓的奇花,不过是这个怪物设下的诱饵而已。

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

无论是规则之力,还是自身的灵能,完无法撼动这只怪物分毫。

三人完不是对手,只能狼狈的夺路而逃。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了,老马,你的水晶神界,还有多久时间能够使用!”

柯兴脸色雪白,这次他认栽了。

因为怪树之前的举动,令他们误以为,这棵树并没有任何偏袒向陈星河三人的想法,所以才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

谁知道,这条路居然是一条绝路。

眼下只有尽快离开。

这么久的时间,他想老三李炳必然已经得到了家族的支援,调动了军团把诡圣等人所在的村子给平了。

等出去后,与他们会合,只要抓住了诡圣,不怕陈星河还能掀起什么花来。

眼下他需要争取时间,唤醒自己留在外面的印记,把三人从这个鬼地方给转移出去。

马沃罗看了一眼自己手表上的时间后开口说道:“还有一分钟!”

马沃罗的战斗力其实不算强,至少在童家暗中培养的灾灵里,他的实力并不靠前。

但他独有的规则之力,水晶神界,堪称灾灵当中最强防御,这一点在方才就已经得到了验证,如果不是马沃罗以这项能力,救下了柯兴,只怕柯兴早就死了。

“前面,那里有一处死角!”

柯兴拿手一指前方拐角处说道。

哪里地形比较狭窄,能够最大限度的影响到怪物的进攻,同时也能够令马沃罗的水晶神界更加集中。

“好!”

马沃罗点点头,将柯兴交给童承泽:“柯老就看你的了!”

说着三人一溜烟的钻进拐角处,只见马沃罗双臂展开,释放出自己的灵能空间,那是一片水晶组成的世界。

光芒璀璨,万彩千条,一缕缕奇特的光线交错在一起,形成一面巨大的墙壁,将面前一切封锁起来。

“阿爷!”

童承泽则将柯兴放下来,拿出一瓶无害灵能药剂给他灌下去。

一整瓶的灵能药剂饮尽后,柯兴苍白的脸上才终于恢复了些血色,目光瞥了一眼童承泽:“承泽,你要做好准备啊!”

童承泽神色一沉:“是不是……”

“记住,男儿当断则断,我们这些老家伙,本身就是要给你铺路而来。”

柯兴沉声打断了他的话。

随手就见他唤出自己的灵能空间,空间中那朵紫色妖艳的莲花微微绽放,闪烁出与其他银莲截然不同的气氛。

“柯老,快点,那玩意已经来了!”

马沃罗看着前方晃动的影子,手心里一阵冒汗。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只怪物的貌,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粗大的脚爪在空气中狰狞舞动着,似是蝎子一样的身躯,却是生有一只蛤蟆一样的脑袋。

在他的额头顶端,一株奇花正散发着扑鼻的异味。

说起来也奇怪,之前他们嗅到这股花香时,只觉得沁人心脾,芳香四溢,可此时再嗅到这股味道的时候,反而臭不可闻。

绿油油的眼珠子一扫,口中发出一声似是牛吼声的怪叫,朝着这边扑上来,脚爪一舞,猛的撞击在马沃罗的水晶神界上。

顷刻间,只见无数水晶碎裂成粉末,马沃罗的脸扭曲做一团,从心底里泛起了恐惧。

“柯老你快点,我撑不住几下!”

说话间,怪物的身体已经狠狠撞击上来,顿时原本璀璨的灵能空间,猛的一下黯然了下去。

马沃罗心里暗暗叫苦,他太高估自己了,之前是怪物仓促间力量不够,所以他才有种自己可以阻挡他的念头。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简直是大错特错。

这怪物的实力,简直恐怖的可怕,只怕灾灵都不是对手,一旦被放出去,顷刻间整个联盟都要大乱。

“世界上,真的有这么多未知的存在??”

马沃罗本以为突破灾灵后,从此天大地大,没有自己去不得的地方,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做井底之蛙。

“坚持下!”

柯兴独臂挥动,一朵银莲缓缓被点燃起来。

可以看到莲花跳跃的火光上,几个人的身影,正被束缚在地上,这些人都是被他用来作为空间转换的坐标,换句话说,就是替代品。

随着银莲上的火焰越来越强,只见其中两人的身影已经被火光所笼罩起来。

“砰!!”

一声闷响,马沃罗的脸瞬间变成了青紫色,鲜血顺着鼻腔溢出来,整个水晶神界的光线也瞬间黯然到了极点。

“撑……噗……撑不住了!”

马沃罗说着想要回过头去,只见童承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退下了上衣,在他的衣服下,一套紫青色的软甲,完美的和他身上肌肤紧紧贴合在一起。

紫金软甲?马沃罗自然认得这身软甲,因为自己身上也有一套,只是困惑的是,这套软甲当年因为材料限制,明明只做了七套。

被童老爷子分发给了他们七个人,承泽身上怎么还有一套,而且……似乎和他身上的不一样呢?

困惑中,面前怪物再次撞上来,顿时一阵阵似是玻璃一般碎裂的声音传来。

“还要多久!!”

马沃罗此刻已经顾不了太多了,眼神里布满了绝望。

“这就来!”只见柯兴将手上银莲推向前方,银光骤然将两人的身影包裹在其中。

马沃罗心中正要窃喜时,突然觉得心口一阵锥心的刺痛,瞳孔一紧。

随着一阵刮骨般的刺痛感袭来,身上的紫金软甲,居然快速从他身上脱落下来,密密麻麻纤细如发的针管,连带着血髓和灵能一并被抽离出来。

马沃罗身体一颤,瞳孔快速涣散开,他耳边还回荡着童承泽的低语声:“抱歉,马老,时间紧迫,只能把你的力量带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