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说岳拖的战法很有正确,建奴自己的士卒躲在后面,用刀枪抵着高丽人的后腰让他冲,然而用这高丽人把第十一军的体力都消耗的干净了,这样明军只能撤退下去。

不过这个办法有一个小小的缺点,就是太耗费棒子了。

出发的时候岳拖手里还有十来万的高丽棒子,现在经过几次战斗之后已经损失了三分之一,第十一军的将士经过艰苦战斗,干掉了至少三分之一的高丽棒子,但是毛文龙也知道真正的危机来了。

现在他算是彻底的失去了战略纵深,第十一军剩下的将士被围困在了山脚下,面对着数倍与他们的敌军,两方对峙着。

岳拖骑着一匹高头白马,很是得意的面对着毛文龙。

这个嚣张的样子可是看得毛文龙牙根痒痒。

他娘的竟然敢如此的瞧不起老子!

“二营官!你的大炮呢!给老子干他一炮!”

身为火器营的毛承祚悻悻的走了过来,很是纠结的说道。

“军座,我们的火炮已经全部丢掉了。”

毛承祚缩了缩脖子,毕竟这个全军的火炮都在他的手里,现在火炮全部丢掉了,这点他难辞其咎。

面对自己的父亲盛怒之下,他觉得自己的错误有天那么大。

楚楚动人的清纯小宝贝

“你个龟孙子的!你怎么看的大炮!啊!你个龟儿子的!”毛文龙气得已经分不清什么跟什么了,上去一脚把毛承祚给踹翻在地,一边踹还一边的骂着。

可惜啊!真的是可惜啊,要是老子的大炮还在,哪里轮到到他在这里放肆!

老子一炮过去直接炸死他这个龟儿子!

啊啊啊!老子从来就没受过这份气!

多重压力之下的毛文龙顿时就暴走了,要不是看在第十一军还得他拿主意,恐怕把现在已经拎着一把大刀上去找岳拖拼命了。

对面岳拖正在观察第十一军,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这些明军为什么和以前见到的不一样了呢?

其实刚开始开打的时候他就发现了,明军的作战章法和以前大有不同,纪律更严明了,而且胆子也大了不止一点点。

要是放在以前他们面对自己的攻势的时候,早就溃不成军了,可是他却发现就算是明军溃败了,也有部分明军在掩护那些溃兵撤离。

这部分明军边打边撤,以至于让他手下的军队无法像以前那样上去收割。

想想以前是怎么收割的,明军一溃败那就是全军同时溃败,每个人都想着要比后面的跑快一点,哪怕刀子已经到了他们的身后也绝不回头看一下。

如此便可轻松的把那么明军的头给割下来,但是这次他遇到的溃败跑了还有明军悍不畏死与自己交战,撤退的时候也很有秩序,让自己无法下手。

打的不痛快,这场仗打的真的是一点都不痛快,就好像大号的时候,肚子里面还有一点怎么都不出来似的难受。

就是这种感觉,岳拖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其实他不知道这就是制度的优势,第十一军经过了改编,然后更细的分化下去,士卒跟着指挥走。

而且这些指挥之中也进入了许多新军中的精锐担任基础军官,所以在这些基础军官的带领下,皮岛的这些士卒也发挥出了非同寻常的战斗意志。

岳拖不懂? 他现在只想着拿下毛文龙。

最好是活捉? 把这些明军全部都收编了? 这样不仅可以得到一支精锐的明军也可以壮大自己的力量。

一举两得,这真的是一举两得啊。

“毛文龙我给你一个机会,效忠我大金,本贝勒可以向我大军陛下请旨,封你为王爷!如何!”岳拖笑眯眯的看着毛文龙。

在他想来一个王爷的诱惑必定是巨大的,毛文龙在这种绝境之下一定守不住,向自己投降还能得到一个王爷的爵位,这不是一件大好事吗。

就在他畅想着收复了毛文龙之后他的正红旗势力大增的时候,毛文龙可就很不爽了? 我乃是爷们,爷们做事不婆婆妈妈,直接行动告诉你。

只见毛文龙抓起一只火枪对着岳拖就放了一枪,虽然距离有些远打不中? 可是也表明了毛文龙的态度。

“哈哈哈!来啊!爷爷在此!有本事来吃爷爷一枪!“

投降是不可能的? 毛文龙他就没想过什么叫投降。

没想到我毛文龙也有今日壮烈的一次啊!

“哈哈哈哈!有本事就来!婆婆妈妈的!你是娘们吗!哈哈哈哈!”

毛文龙的这一笑可是把全军都给逗笑了,顿时一阵万人的大笑在这片山地之中回荡? 惊吓的无数豺狼虎豹撒腿就跑,无数飞鸟头也不回的远离这个地方。

岳拖原本微笑的连顿时变得越来越狰狞起来,真的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看来给你一个做奴才的机会你不想要,那就去死吧!

“杀了毛文龙者!官升五级!”

“杀!”

岳拖的一声令下,一万多建奴士卒用刀枪驱赶着七八万的高丽棒子向前猛冲,凡是落在后面的高丽棒子直接就是被建奴士卒一刀砍死一枪戳死。

这么残暴的一幕让那些落在后面的高丽棒子只能一个劲的向前猛冲,而最前面的高丽棒子好似被裹挟一般的被后面的推着向前。

这些高丽棒子全死光了岳拖也不会在乎,只要可以拿下这些明军,他们的死就是有用的。

十一军的所以远程武器都不顾一切的发射出去,可是面对这种密密麻麻的人海,几乎阻挡不了这种攻势。

射速不够,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修筑工事,只能靠着人墙硬上了。

不得不说有时候人少就是一种悲催,虽然这些高丽士卒都是弱鸡,可是几万头猪无法回头的冲向你的时候,再精锐的士卒人数少了也是无奈。

几百米的路上高丽棒子起码倒下了上万,但是他们也冲到了跟前。

“杀!”

毛文龙身先士卒,带着几个亲兵上了一线拼杀,现在和这个时候已经不分什么将和兵了,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建奴躲在后面,他们只需要看着建奴不往后退就行,冲锋的路上他们杀得建奴未必就比明军少,他们在后面凡是想要跑的高丽棒子全部砍头,逼着这些高丽棒子与明军拼命。

要么是高丽棒子全部被明军斩杀,要么这些明军被这些高丽棒子给耗死。

这是阳谋,明军必须得接着。

岳拖就这么的坐在他那匹白色的骏马上静静的看着,看着明军和高丽棒子惨烈的搏杀,死吧全死光了才好呢。

不过这些棒子还真的好用啊,这次回去得多抓一些棒子,打仗的时候用他们去消耗敌军,真的是太有用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