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也挺简单的,因为no name本来就没什么富裕的资金,只能靠黑兔赚的钱勉强维持。

要不是今天把水神给k了一顿,泡澡都不用想了,拿个水桶用勺子淋浴倒是有。

“抱歉,因为资金稍微有点……”作为领导人的仁,对于这个场面也感到不好意思。

不过在场的也不是挑剔的人,对晚餐并没有什么意见。

用过晚餐后,一行人围绕着桌子进行谈论,黑兔也说明了恩赐赛的信息。

“夺取对方的一切,我喜欢这个游戏。”向闲鱼咧了咧嘴角,这种近乎掠夺的行为,在箱庭里被合法化了。

对于强者来说是游戏,对于弱者就是要命的玩意。

“向难道不感觉过分吗?”黑兔对向闲鱼的反应感到诧异,从对方的言行来看,她觉得肯定是属于守序的那种。

向闲鱼:“过分?我觉得很好啊,强者夺取一切,这不就是催促弱者成长吗?只要变得足够强,就不会被伤害了。”

“这,这样吗。”

黑兔也不想再讨论这个了,不然她总是想起曾经的事。

“那么向你的实力处于哪个层次?箱庭这里实力划分是……”

棉服难掩清纯美女好身材图片

黑兔详细地说明了实力划分,比白夜叉那个偷懒的家伙说的可要好多了。

“现在四位数。”

“哦,四位数……”黑兔一时没反应过来,但几秒后突然打了个激灵,“四位数!你是四位数!??”

“如果你和白夜叉没说错的,我是处于四位数。”

仁也震惊地看着他,四位数那可是属于上层的实力!虽然只是上层垫底的,但也是中层下层仰望的存在了!

虽然曾经他们的共同体很强,但那是曾经。

黑兔经过短暂的惊讶后回过神,她毕竟眼界不低,但这也足够她激动的了。

四位数参加明天的恩赐赛,那根本就是已经赢了啊!立于不败之地!

黑兔可不相信对方也能派出四位数的存在。

“那么我们赢定了!”黑兔站起来自信十足地握拳,然后对他们说:“今晚请好好休息,孩子们会带你们去各自的卧室。”

“我先放个警卫在外面,晚上睡的安稳点。”

向闲鱼走到窗户边,推开窗放出最终审判者,让它监视城堡周围,有敌人就抓起来。

“好大……”

“这是机器人?它身上的管子是什么?”

“哇塞!我头一次看到和科幻电影里一样的机器人耶!”

黑兔和十六夜已经看过了,但其它三人还没见过,对此感到很惊奇。

“那些管子是炮管,它是战斗用机械兵器,别去招惹哦,当心被打成渣。”

“都是炮管?”久远飞鸟看着那密集的炮管,脸皮抽了下,这火力绝对很猛。

警告这俩个问题儿童后,向闲鱼被带到了他自己的卧室,关上门,拿出通讯器。

很快就和钢之星联络上了,把目前的情况说了遍,然后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当他说完事,已经是深夜了,这里也是一天24小时,和地球相同。

“睡觉睡觉~”

脱了衣服,向闲鱼钻进被窝,没几秒就睡着了。

现在他终于可以进入深度睡眠了,睡的安安稳稳。

房子外,负责警戒的最终审判者眼中红芒闪烁,转过头盯着树林方向。

在它的机械眼中,几个人形生物正在移动,树木根本无法掩盖他们的行踪。

它眼中释放出几个红色光圈,精准地套住那几个人形生物,确认已经捕获,然后就不再理会了。

向闲鱼给出的命令只是抓捕,并不是消灭,现在抓捕完成,它也就继续执行警戒的任务。

……

“咚咚~”

敲门声响起,向闲鱼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在床上坐起身。

“进来……”

房门打开,一颗小脑袋从外面探进来:“向大人,可以吃早……唔!”

莉莉看到床上裸着上半身的人,脸色涨得通红,慌慌张张丢下句“可以吃早饭了!”就用力关门跑了。

向闲鱼砸吧着嘴巴,拿起衣服慢慢穿上,然后去洗漱了才晃荡到餐厅。

发现其他人都到了,自己是最后一个。

这时,从窗户外飞进来几个身影,砸落在地板上翻滚着。

“嗯?”向闲鱼注意到他们几个身上的红圈,这是束缚用的电磁光圈,可以麻痹生物的**。

看这些家伙个个抽搐翻白眼的样子,应该被束缚蛮久了。

“解开束缚。”

随着他的命令,几个人身上的红圈消失,但身躯本能地还在抽搐,大概需要点时间来恢复。

“我们先吃饭吧,吃完了他们也该恢复过来了。”

其他人虽然感到疑惑,但见地上几个人的样子,恐怕这会也没法询问,于是就先用早餐了。

“向……向大人,您的早餐。”莉莉微红着脸把餐盘摆到向闲鱼面前。

虽然她也有帮年幼的男孩子洗澡过,可和刚才的感觉完全不同,脸上不由自主地就发烫了,而且心跳的好快。

向闲鱼有注意到莉莉发红的脸,但没在意,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感慨“纯情狐妖,ssr的稀有度啊。”之类的。

毕竟前有素裸天狐,后有心机深沉的狐妖玉姬,没一个简单的。

等用完早餐,地上几个还没清醒,向闲鱼接了几杯水,挨个泼一遍,总算把他们给弄清醒了。

“现在开始审问,我问你们答,不回答就把你们吊在树上晒,晒成肉干为止。”向闲鱼脸上挂着和善的笑容,语气平淡地说道。

地上几个家伙打了个寒颤,用恐惧眼神注视面前的人类。

“首先,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人挣扎着站起来,回答:“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是想拜托你们把加尔德的共同体弗雷斯·戈洛彻底打败。”

“哦~是这样啊。”向闲鱼想起来了,确实是这个剧情,这几个无名之辈他差点给忘了。

“行了,你们不用回答了。”几条绳子凭空出现,将几个捆成粽子。

随着向闲鱼的精神力控制飞到外面,被挂到树上。

“这些就是被那个加尔德所欺凌的弱小共同体,不用理会他们。反正这次结束,那个弗雷什么的共同体也得完蛋。”

就算没完蛋,我也会让他们完蛋。

“不过擅自闯入别人共同体的领土。呵~当这里是他们家的吗?挂到太阳落山,算是小惩罚,记得别放他们下来。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

其他人也不至于为了陌生人扫同伴的面子,而且向闲鱼说的也没错,对方既然说出这话,那肯定就是被欺压的弱小共同体。

可擅自闯入别人的领土,真当这里自己家吗?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