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苏余便陷入了每日重复的担水活动之中……

每天,苏余都担两桶水上山,然后道一真人便会洒入山林之中,滋养天地。

而苏余也从一开始的累到半死,到后面逐渐变得好了许多。

他用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从一开始几乎要花费一整天的功夫,到后面,健步如飞,进步神速,居然只需要一个多小时便足以上山。

但苏余还嫌慢!

所以,他又琢磨着,开始运用御水之法,催动泉水加速注入水桶之中,还两个水桶一同打水……

速度自然越来越快!

到后来,苏余几乎只需要两个多小时,已经足以完成担水的任务。

而道一真人也从一开始的不屑,到后面渐渐也露出几分惊奇,显然连他也颇为意外,没想到这小子居然实力精进这么快。

几乎是肉眼可见的在提升着!

终于,又一次担水上山,道一真人第一次出声提醒他:

“让你担水,就只担水么?”

田园风短发素颜女神真绝色

嗯?

苏余茫然不解。

将水桶交给道一真人,苏余反复琢磨着道一真人的话,他才开始察觉到,道一真人让他担水,似乎并不仅仅只是为了“为难”于他,背后只怕还有着更深的目的,只可惜自己之前一直没有察觉,可谓是白白耽误了许多的功夫。

但道一真人的深意,究竟是什么呢?苏余百思不得其解。他也是无语,道一真人这还真是脾性古怪,既然有深意,说出来不就是了?还能让自己感激下,这藏着掖着,着实让人无奈。

第二天,苏余再担水时,仔细感知。

他感觉肩挑着水桶,微微晃荡,前后的力道却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使得他可以节省不少力气……

好吧,这其实纯属胡扯,道一真人让自己感受的,绝不只是这么简单的东西。

担水结束,道一真人看苏余一眼,却是眉头一皱,“看来水桶还是太轻了。”

于是又一天,苏余明显感觉到了水桶之中水量的增加……

所以,苏余再无之前几日的轻松,每一天的担水时间又被延长,但显然道一真人有意控制,每一次都让苏余精疲力尽,却又不至于无法完成。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转眼又是十余日过去。

不过,因为这一次有了道一真人的提醒,所以苏余在担水时,不再只是单纯地担水,而是不断仔细观察、细细体悟,感受着四周一丝一毫的细微变化。

苏余也渐渐开始感受到一些东西:

他感觉山风仿佛在身侧旋舞;

他感觉大地仿佛在脚下呼吸;

他感觉天空仿佛在高空俯瞰……

冬虫在寒风之中挣扎,草籽在大地之中孕育……万象万物,天地生灵,一下子仿佛都变得饶有灵性。这些原本寻常的景致,在苏余因为担水而精疲力尽,抵达肉身的极限时,却开始悄然变得生动而活泼、隐隐之间蕴藏了某种难以言喻的玄妙味道。

苏余隐隐有所悟,但仔细品味,却又觉得难以分辨清楚具体的感受。

但苏余明白,这应该就是道一真人的目的吧?

所以,又一日,苏余主动敛去了自身的一身修为,只凭着肉身力量,一步一个脚印地担着沉重的泉水。

但脚步蹒跚,行走在山林之间,天地之间的一切都仿佛变得更加清晰而明朗。

苏余的心神也不由伸展。

天地之间,苏余感觉,自己仿佛完美地镶嵌了进去,形成了一幅和谐而又毫无瑕疵的画卷。

苏余忽然心头大动,这就是道一真人想要告诉自己的感受吗?

这有些类似于内外天地的交融,却又截然不同。法相境,是以内天地而掌控外天地,实现内外天地的力量融会贯通,从而拥有逆天改命的神通。

而如今,道一真人的指点,却让苏余感觉,天、地,仿佛也变成了鲜活的生命,自己则如朋友一般与他们相对而谈!

这种玄妙而又细微的差别,若非苏余被道一真人逼迫,肉身担水,逼近极限,恐怕也难以这么清晰地察觉。

终于!

这一日,苏余将两桶水放在了道一真人的洞穴前,道一真人看他一眼,淡淡道:“你走吧。”

“前辈!”苏余不由一愣,连忙叫一声。

他才刚有点儿体悟,就要打发自己走?

道一真人摇头,“你不是想要向我学天地三才图么?天地三才图,并无特定之相,并无成体系的修炼之法。天、地、人三者是分是合,只在你一心之间。我已经教不了你什么,能否学会,也只在于你自己能不能体悟到而已。”

这话其实说的莫名其妙,若是之前,苏余恐怕也只会当道一真人是在敷衍,但有了这接近一个月的担水的历程,却让苏余顿时有一些体悟。

但正如道一真人所言,天、地、人三者只在一心之间!

能否练成,当真只在于能否一刹那的顿悟。

果然难啊。

怪不得道一真人从来不对外传授这天地三才图,苏余原本还觉得,或许是道一真人敝帚自珍,不愿将自己的传承传授旁人。

但现在看起来,恐怕并非道一真人不愿,而是他也不知该如何传授。

苏余起身,恭恭敬敬向道一真人见礼,“多谢真人!无论晚辈是否能够练成,都要多谢真人的一番指点。真人与我,虽无师徒之名,其实已有师徒之实。”

道一真人却是一拂袖,止住了苏余的动作,不肯受他这一礼。

“领悟了,那是你自己的本事,与我无干;领悟不了,那是你自己愚蠢,与我亦无妨碍。”

“我绝不会认你这个弟子,今后也无丝毫瓜葛,你走吧。”

说着,道一真人已经转身进入洞中。

而随着他入洞,天地万象缓缓移动,不过片刻之间,眼前哪里还有那一方洞穴的丝毫踪迹?

简直就像是从未在世间出现过一般!

苏余却还是坚持一礼,转身离开。而这一次,他的心头却是无比欢喜,这天地三才图,虽然他尚未练成,但苏余已经清晰感觉到,这一图说是分身之法,其实都小觑了它!

这分明是道一真人毕生的体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