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一声,紫晶翼狮王毫不犹豫的跪在了水麒麟面前,不要说他没节操,命都要没了,要那些虚无的东西干什么,魔兽世界中,能保住命才是最大的本事,人类的纲常伦理,可不被魔兽认同。

紫晶翼狮王像一直小猫咪一样,毫无公害的趴在水麒麟的脚边,不住的讨饶道,“大人饶命啊,小兽不知大人尊驾在此,否则,杀了小兽,小兽也不敢擅自冒犯啊。”

紫晶翼狮王心中发苦,若不是没探好底细,他有怎么会做这种低级错误呢,以斗皇实力逆伐斗圣,就算是上古斗帝重生都不可能做到,紫晶翼狮王心里还是对自己有点数的。

“你且说说你有什么让本尊不杀你的理由,也让本尊考虑考虑嘛!”水麒麟若有所思的对着紫晶翼狮王道,戏谑的看着对方那不断变换的眼神,死绷紧了脸上的肌肉,不让自己笑出声来。

他本就不是一个嗜杀之人,悟大道,自有道心,他领悟水之大道,有海啸拔城接天的威势,也有大海无量的胸怀,区区一个武皇境界的小魔兽,在现在的水麒麟眼中就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孩子。

他还不至于为孩子不懂事的挑衅而妄动杀机。

在水麒麟面前,紫晶翼狮王确实是一个还没长成的孩子,无论是从修为上,还是年龄上,水麒麟在诛仙世界的六千多年可不是白活的。

至于紫晶翼狮王,顶多也就两三百岁吧。

水麒麟现在就想看看,在这样的“生死危机”面前,紫晶翼狮王到底要怎样应对,这头狮王能在炎帝幼年的时候跟其接下善缘,想来也是有几分气运在身的。

在斗气大陆这样的世界,纯粹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原著结尾,乃是萧炎为首的五帝破天而去,为这方世界留下永远的传说,而这五位斗帝,一个是萧炎本人,一个是萧炎的老丈人,两个是萧炎的老婆,唯有一个关系不那么密切的,太虚古龙族老族长——烛坤,也是跟萧炎有着暧昧关系的紫妍的父亲。

这简直就是一家人的升仙大典嘛。

紫晶翼狮王虽然从来没有再出现在以后的剧情里,但是水麒麟知道,这头狮王未来必定是会有天运眷顾的。

清冷型气质美女仙气蕾丝裙唯美写真

就如同西游记中,师徒四人一路走来,哪里碰到麻烦的妖怪,前去求助,都必然有人响应,为什么?因为有功德可以赚啊,佛经东传,教化众生,这是天大的功德,天命所归,在这场盛典活动里,但凡是出力的人都有功德收获,即便是阻路的妖怪都有,当然是得要那些妖怪先从孙悟空手底下活下来再说,毕竟西游取经也叫西游大劫嘛,只不过这次大劫独独针对妖族罢了。

天命加持,顺应天命都有功德降下,紫晶翼狮王就是如此,即便是以后萧炎再没有想起过紫晶翼狮王,没有给过任何补偿,水麒麟凭借这份功德天运也能混的有滋有味的,只要不是猪油闷了心,硬往枪口上撞,紫晶翼狮王做到生命永钟还是可以的。

别看这几个字普普通通,没有一丁点的闪光点,但是对于魔兽来说可以说是莫大的奢望了,信奉丛林法则的他们,以实力争先,安享老年这个词对于他们太过于妄想了,可以说除了三大魔兽家族的成员,很少有哪只魔兽能够活到自然寿限,百分之八十的魔兽都在壮年时期就被斩首了,他们实力最强劲的时候也是他们争斗的最疯狂的时候,生死拼杀之间,哪能都有机会两人都活着呢。

紫晶翼狮王瘪了瘪嘴,看着面色僵硬,无表情的水麒麟,心中更慌乱了。

“呯!”寒冰剑从空气之中杀出,寒光照人,锋利的感觉,即使只是用冰棱制成,也饱含着剑道真意。

更恐怖的是,这柄剑就竖在紫晶翼狮王的头顶上,一个不稳就有可能将紫晶翼狮王的大狮子头刺个洞穿,这一点,紫晶翼狮王这个亲身经历者最有发言权。

“大人您可拿稳了,小兽上有老下有小,可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呢,您大人有大量,就看在我那老弱无力的高堂和嗷嗷待哺的幼儿面子上,饶过小兽一命吧,小兽小兽命不值钱,您动手只会把您的手也弄脏了。”

紫晶翼狮王说话有些结巴,但是求生欲确实无比的强烈,就差抱着水麒麟的大腿哭了。

水麒麟撇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卖惨啊?不错,故事还行,就当你说的是真的,但是还不够,你的妻儿老小,关本尊什么事。”

紫晶翼狮王瞬间顿住,但是眼珠子确实直溜溜的打着转,不断的想着脱身之策,突然,他眼睛中闪过一道精光,精神一振,立马狗腿的跑上来,蹲在水麒麟的面前,试探着问道,“以大人这般的实力地位,来加玛帝国这样的偏僻之地,必然是有事要办吧,小兽不才,虽然实力低微,但是也勉强算是半只地头蛇,大人有事尽管吩咐,愿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紫晶翼狮王一族也是有过辉煌的过去的,紫晶翼狮王传承自上古九头狮子,这是一种天赋实力不差于天妖凰老祖宗远古天凰的强大魔兽,只可惜后来后代的血脉一代比一代弱,实

力也跟着滑坡,再也没有了上古时期的威名。

紫晶翼狮王一脉在很久以前也是住在中州的,只不过后来实力不足了,为了繁衍避祸,不得已远走这蛮荒之地,说起来还跟萧炎所在的萧家身世也些许的相似。

当代的紫晶翼狮王虽然从传承记忆获得的消息不多,但是也是知道,像水麒麟这种超级魔兽一般都是盘踞在中州的,紫晶翼狮王的直觉告诉他,这位只手就能镇压他的大佬,即便是在中州也应该是能称王称霸的存在,他出现在穷乡恶水的加玛帝国,必定是有自己的目地。

而且这个目的还十分看重,不容有失,否则也不会亲自来,以这种超级魔兽的势力与影响力,只要一声令下立即从者云集,什么事办不成,只能说明,这件事在大佬心里十分重要,其他人他信不过。

所以说,紫晶翼狮王抓住这一点,投其所好,只希望能够抓住要点,一举成功。

反正退一步也是必死无疑,紫晶翼狮王也不害怕乱说话招惹忌讳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嘛,本来就是最差的结果了,现在每占到一丁点便宜,都是血赚。

空气一下寂静了下来,就在紫晶翼狮王话音落下来之后,水麒麟没有说话,他的威压覆盖下,四周没有任何生灵敢接近一步,现场唯有树叶落地的轻微触动。

水麒麟看着紫晶翼狮王,视线很是冷漠,可是又很火热,冰火两重山,唯有紫晶翼狮王夹在中间倍受煎熬。

紫晶翼狮王是真的感觉压力山大,水麒麟降下的压力不是泰山,是太古的神岳,每一座都是鼎立天穹的存在,在这样存在的手里乞活,每一分一秒都是生死时速,紫晶翼狮王的额头上,汗水都急出来了。

“呵呵,有点意思!”水麒麟突然脸色一松,身上的强大气势也被同时收起来,空气都为之一轻。紫晶翼狮王身体一软,差点没摔到地上,但是还是赶忙松了两口气,命保住了,紫晶翼狮王在心中道,他知道如果不是回答让水麒麟满意了,水麒麟是不会给好脸色的。

一下子从地狱重新回到人间,要不是水麒麟就在面前,他甚至想现场狂欢。

“记住你说的话,既然投到了我的门下,就要好好做事,否则本尊可不会给你面子。”

“是,遵从您的意志,主上。”紫晶翼狮王恭敬的说到,他知道水麒麟这话绝不是玩笑。

水麒麟点点头,似乎是满意他的表态,主动的走到他的身边,俯下身,耳语道,“你往南方直去,在魔兽山脉的外围支脉边上有一座叫做乌坦城的小城,你帮我盯好了,尤其注意其中的萧家。”

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然后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道,“对了,你别擅自往城中跑,那城里有高人,对本尊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你未必料理的了。”

这个高人,自然就是萧熏儿的护卫啊,一个修炼暗影斗气的巅峰斗皇,来自于八大族中仅次于魂族的古族,奉命护卫萧熏儿的安,来到乌坦城。

这位原著中和斗宗级别的云山都对过几招,还从容退去的斗皇强者,无疑是斗皇境界的最顶尖存在,紫晶翼狮王虽然也能在斗皇境界中称雄,但是水麒麟还真不相信他能在古影的手里翻出浪来,毕竟八大帝族的底蕴不是没有靠山的野生魔兽所能想象的。

至于安排紫晶翼狮王去萧家,一来,水麒麟确实没有杀紫晶翼狮王的想法,既然紫晶翼狮王主动送上门来投诚,水麒麟焉有不收之理啊,在加玛帝国,紫晶翼狮王斗皇级别的实力绝对是可以横着走了,足以让水麒麟安心使用了。

二来嘛,萧家毕竟前身是八大帝族的最强家族,现在虽然没落了,但是后来也培养出了新一代斗帝——炎帝,一个家族,承接起两个时代,这个家族不简单,让紫晶翼狮王盯着,或许会有惊喜给他。

“诺!”紫晶翼狮王毫不犹豫的点头应到。

水麒麟张口一吐,一股浓烟寒气喷出,扑到紫晶翼狮王的身上,紫晶翼狮王没有任何反应能力就被股寒气侵入体内,消失不见。

紫晶翼狮王只是感觉自己身体一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看着丹田中被寒气逼迫到另一边的兽火,紫晶翼狮王的心好像也跟着凉了,他可是天赋属火的魔兽,火焰就是他的生命本元,一但寒气扑灭火焰,紫晶翼狮王不死也得脱层皮。

“主上这是干什么啊!”紫晶翼狮王结巴着说道,没想到刚刚还谈的好好的,这没有一点预兆的,怎么就要动刀兵啊。

“放心,没有害处的,”水麒麟背对着紫晶翼狮王,声音淡漠,像是根本不是他做的一样,“这一道寒气只是警戒所用,毕竟本尊也不能就凭你空口白话的说两句就相信你吧。这道寒气就当是一个警示,只要你认真办事,这寒气自然没有一丁点反应,有的只有好处,但如果你背叛的话后果你应该是想得到的”

紫晶翼狮王牙齿都在打颤,却还是只能咬着牙点点头,水麒麟是逼着他表态,他若是说不行

,可能当场就要死在这里了。

“属下遵命!”紫晶翼狮王沉默一会儿,吐出了一句话,便再不肯多说什么了,两道翅膀掀起风浪,身体化作一道紫色的长虹,就向着水麒麟来时的方向而去。

紫晶翼狮王心中肯定有怨气,水麒麟知道,但是他并不在乎,反正只是找手下,又不是找盟友,关心对方那么多的精神状态干嘛,他难道很闲吗?

面对突然前来投诚的新人,给其上几套枷锁,考察一番不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管理学上有一个很重要的名词是恩威并施,一味地施恩厚待是不行的,因为人的习惯性很强大,如果不能让他理解自己获得收益是多么的不容易,他就不能对自己获得的收益形成概念。

升米恩斗米仇便是这个道理,当人们习惯了恩赐,有一天你不给了,反而会酿成对方心中的仇恨不满,即使按照法律、按照道德你都没有义务这样做,也是如此,人性就是这样的。

面对紫晶翼狮王,水麒麟当然不吝舍给他点奖励,帮他将修为提一下,他水麒麟的唯一手下,却只有斗皇的实力,加玛帝国都走不出,说出去都是惹人笑话。

但是这一回水麒麟却不准备急赤白脸的主动送上去了,什么东西他都主动送上门,他这个当主人的还有什么威严逼格可讲,有功赏,有过罚才是长久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