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刘小兵前往上海的时候,远在山宁的一位大人物也是起身了。

两人差不多是前后脚到达上海的,不同的是,刘小兵是被上海站的人接走的。

而这位大人物则是被老五接走的。

开普路32号。

白泽少从特高课离开以后,再次的出现在了这里。

只因老五告诉他,戴老板派来的专员到了,随之而来的则是戴老板许诺他的那份大礼。

说实话,白泽少对于戴老板的大礼也是非常的好奇。

敲门,开门。

白泽少走了进去,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老五神色的不自然,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却没有开口。

“怎么了?”白泽少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

老五说完以后当先朝着里面走去,白泽少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也没有在追问。

美好的一天(琳琳)

刚一进房间,白泽少就看到了站在房间里面的那道背影,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还是立马敬礼道:“处座,白泽少报道”

没错,这位给白泽少带来大礼的所谓大人物,其实就是戴老板本人。

刚才的时候,当老五接到人的时候,也是惊了一下。

如今的上海可谓是风起云涌,戴老板却是出现在这里,真的是太危险了。

房间里面。

听到白泽少的声音,戴老板也是转过身来,面带笑意的看着白泽少道:“来了”

“报告处座,来了”白泽少大声的吼道。

“行了,这里也不是在总部,你就不需要如此客气了,坐吧”戴老板笑着说道。

“谢处座”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刘小兵已经来上海了,目的是为了杀你”戴老板淡淡的说道。

“处座放心吧,我已经做好为国家献身的准备了”白泽少心里一惊,不过嘴里面却是如此说道。

“不错,我没有看错你,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真的孤独奋战的,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大礼吧,我已经给你带来了”

戴老板说话的时候,直接将一份名单递给了白泽少。

而这个时候,老五也是很识趣的离开了房间,把地方交给了白泽少和戴老板。

房间里面。

白泽少翻看着戴老板递来的名单,很快就看完了,然后不解的问道:“处座,这是?”

“这是我给你找的帮手”

听着戴老板的话语,白泽少瞬间就明白了,戴老板给他的这份名单,是一些人名还有他们的经历。

不过这些人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这些人都是死刑犯。

只是,对于戴老板选的这些人他却不怎么满意,因为这些人都是江湖人士,或者军队之人。

总之,他们的特色太过明显,这不符合白泽少隐秘的要求。

可是这些人是戴老板精心为他准备的大礼,他却不能否定,所以情绪难免有些不高。

“怎么,对我的这份大礼不满意?”戴老板好奇的看着白泽少。

“处座,卑职不敢,只是………”

“说吧,只要我可以做到的,我可以答应你”戴老板豪爽的说道。

“那我就多谢处座了”白泽少笑了一下。

随后继续道:“处座,请原谅属下的任性,您选的这些人,可能不太适合”

“什么意思?”戴老板皱着眉头道。

“他们虽然有大本事,但是却也难以管教,重要的是他们的特色太明显了”白泽少解释道。

“你小子,看来你是有什么计划了,说说”戴老板看着白泽少故作小心翼翼的样子,笑骂了一句。

“处座,那我就不客气咯”白泽少笑嘻嘻的说道。

“赶紧说”

“处座,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我们的死牢里面,应该有一批咱们特务处的下层特务吧”白泽少忽然说道。

“没错”戴老板点了点头:“你想要他们?你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

“这些人打入死牢的原因大部分罪名都是勾结红党,但是事实上很多人被诬陷的”

“说白了,他们这些底层的特务,不过是特务处的边缘人物,是上层权利斗争的牺牲品罢了”

“说他们勾结红党,那是高看他们了,也太小看红党了”

“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这些底层特工,他们熟练的掌握很多潜伏技能”

“而且非常的容易管理,比起那些江湖之人更有纪律,也更方便管辖”

说道这里,白泽少也是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对面沉默的戴老板。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看戴老板了,如果戴老板支持他,那么一切将会很顺利。

不过,戴老板如果真的拒绝的话,他也不会太过失望。

毕竟戴老板的这份大礼,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处座,那我就不客气咯”白泽少笑嘻嘻的说道。

“赶紧说”

“处座,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在我们的死牢里面,应该有一批咱们特务处的下层特务吧”白泽少忽然说道。

“没错”戴老板点了点头:“你想要他们?你应该知道他们的身份”

“这些人打入死牢的原因大部分罪名都是勾结红党,但是事实上很多人被诬陷的”

“说白了,他们这些底层的特务,不过是特务处的边缘人物,是上层权利斗争的牺牲品罢了”

“说他们勾结红党,那是高看他们了,也太小看红党了”

“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那就是这些底层特工,他们熟练的掌握很多潜伏技能”

“而且非常的容易管理,比起那些江湖之人更有纪律,也更方便管辖”

说道这里,白泽少也是停了下来,然后看着对面沉默的戴老板。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看戴老板了,如果戴老板支持他,那么一切将会很顺利。

不过,戴老板如果真的拒绝的话,他也不会太过失望。

毕竟戴老板的这份大礼,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剩下的就看戴老板了,如果戴老板支持他,那么一切将会很顺利。

不过,戴老板如果真的拒绝的话,他也不会太过失望。

毕竟戴老板的这份大礼,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