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声尖叫高过一头,貌美的少女在床上痛得在床上打滚,汗水淋漓。

许星辰耳朵都快要被童轻颜叫聋了,又开始了。

童轻颜竟然又开始痛了,这深入骨髓的痛也没有一个发病特征!

童轻颜在床上打滚,哭着喊道:“白初薇,你好狠毒的心……痛……”

她自己也说不上哪里痛,但又觉得浑身都在痛,就好像要把她的血肉和骨骼生生拆离。

许星辰也帮不了她,看着她那样子忍不住道:“我去给你煮点红糖水喝吧……”

童轻颜:“……”她这不是姨妈痛啊。

许星辰转身朝厨房的方向走去,从冰箱里取出红糖和生姜,熟练地熬起了姜糖水。

以前念高中的时候,他给班上不少女生都熬过,所以很熟练。

因为需要一些时间,许星辰拿出手机,正巧微信那头就弹出了柳锦儿的消息。

[柳家小锦儿:许先生现在在做什么呢?]

[昨夜星辰:……我在家里,正在给我父亲熬药。]

可爱软萌妹天生丽质清冷唯美写真

柳锦儿捧着手机,看到这句话愈发欣赏起来,在现代社会,真的是鲜少看到对父亲这么有孝心的儿子了,可见其人品也不差。

[昨夜星辰:锦儿,你是不是修仙中人?]

许星辰眼中跳动着一丝光芒,柳锦儿看起来不比焦鹏那师父差劲,可焦鹏是个舍不得灵药灵石宝物的师父,如果柳锦儿能够帮助他和童轻颜的话……

“啊啊好痛啊——星辰,你去哪儿了?”童轻颜痛苦的惨叫声又响了起来。

许星辰赶紧把手机放进口袋里,把煮得沸腾滚烫的姜茶倒入水杯里,赶紧送到童轻颜的卧室。

童轻颜哭着问道:“你,你怎么弄了这么久?”

许星辰:“……刚才我爸发消息关心你的情况。”

*

白初薇把解锁灵阵的药材都分门别类,还算好了每一份的计量。

洗了澡的雪球显得更蓬松了,像个肥鼓鼓的大肉团子,它坐在一旁忽然说道:‘老祖宗,我现在好像又没那么讨厌那条蠢蛇了。’

‘在那条大蠢蛇面前,我找到了身材的自信。’

蛇是鼠的天敌,可它雪球仗着娇小的身材也能猜把大蛇玩得团团转。

白初薇无比嫌弃:“……鼠贵在有自知之明,懂?”

一切都准备妥当,寻个时间准备闭关。

白初薇已经无比期待解开锁灵阵,段非寒的进展还会有多么飞速?

如果速度再快一点,说不准百年之内还真的能和段非寒道侣结契,从此未来她都不会再是一个人!

只是想想,老祖宗的心情就很不错。

‘老祖宗,青玄的电话。’

白初薇心情好,就连接青玄电话的态度都显得很温柔和善,“什么事儿?”

青玄战战兢兢:“白前辈,您的沧澜岛暂时还没有收拾干净,能不能再过一两天再给您送来?”

白初薇随意地点头:“可以,什么时候还回来都行。”

那是她最上等的空间法器,认主的,落谁手里都用不了。

青玄感动得泪流满面,白前辈真的是太好了!

竟然对他推迟交还法器,还这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