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狼竟然要率刚成立的楚门派进攻神血教,还要亲手杀新教主夏镇,这让胡铮和湘儿既感意外又难以理解。

胡铮对楚狼道:“门主,现在大小数十家门派结集在神血域,十二宫更是出动数千之众,据探子禀报,最多五日各派便会向总教发起攻击了。我们何必混这趟浑水。楚门才成立,我们应该韬光隐晦发展壮大。”

楚狼笑了,笑意让人难以揣测,他道:“正因为这么多家门派在,我才决定趟这浑水。楚门第一仗,就是给他们看的。他们也会到处宣扬,用不了多久,天下皆知我们在最后一战中立下大功。”

自从楚狼知道秦九天是血月三王之一,楚狼也陷入怎么对付秦九天的思考中。

秦九天可是正义力量代表,还是一呼百应的武林盟主。而楚狼什么都不是。楚狼为神血教正名,已经引来一片非议骂声。大河之狼虽然名动江湖,但是名声并不好。各门各派都不买楚狼的账,反认为楚狼助纣为虐。现在楚门两部人,是葬魂寺和原神血教人马组成,这两家更是被江湖各派视为邪恶门派。

楚狼明白,秦九天和修罗刀定会以此为借口打压楚门,不会给这个新门派任何生存空间。

楚门才成立便不得人心,别说发展壮大,很快就会被血月扼杀了。

楚狼历经波折劫难,随着武功越来越功,他也越来越成熟老道。

尤其血月布局手段,神秘人借刀杀人计谋,秦九天披伪善外衣赢得万众拥戴的谋略,这些都让楚狼深受触动。

真是给楚狼上了一课。

什么叫枭雄权谋。

楚狼更是深刻明白一个道理,无论一个人内心多阴暗,背地里干的勾当有多肮脏,一但披上华美“外衣”,便都蒙蔽世人。

梦之花

这是非常可怕的。

若成大事,必须深谙权谋之术。

所以楚狼也要给楚门披上一件华丽“外衣”,这样才能和代表“正义”的十二宫周旋。不然楚门也会如同过街老鼠,最后下场是第二个血神血教。

楚狼对胡铮道:“胡兄,我们的名声可并不好。必须得让江湖各派改变对我们的成见。而且杀了夏镇,也能安抚天风院群情激愤,你和天风院兄弟们也能彻底和神血教撇清关系……”

楚狼将其中利弊讲给胡铮听。

听了楚狼这番话,胡铮和湘儿也恍然顿悟。

二人不得不佩服楚狼这一招高明。

楚狼又道:“至于怎么个打法,我也想好了。要打的聪明巧妙。尽量让各派损耗,我们从中取利。他们就是杀敌千人,也不如我们斩夏镇这个新教主功劳大。不然我们这点人参与这样大战,经不起损耗。”

胡铮道:“这样最好!神血教防御我一清二楚,我们既可以将伤亡降到最低,还能将大功都抢了,扬名立万……”

楚狼笑道:“我就是这意思!”

虽然胡铮和夏镇是师兄弟,但是夏镇心胸狭隘心肠歹毒,一直与胡铮不睦。这次夏镇利用看守总教机会和天魔院主勾结,在教中散布胡铮和澹台聚邪谣言。夏镇为了夺位更是列举胡铮和澹台聚邪数条罪名,还将拥戴二人的教徒杀了不少。这让胡铮和澹台聚邪都大为光火。换作以往,胡铮和澹台老怪定不会善罢干休,但是为了大局,他们也只能隐忍。

楚狼起身,他将幽无化介绍给胡铮。

楚狼道:“以后我们便是一家人了,定要精诚团结。我决定暂时将楚门编为六部。葬魂寺为第一部,就叫葬魂部。幽无化为第一部首座。你们天风院是第二部。至于名称,就别叫天风了,旧貌换新颜,换个名称。免得江湖人还将你们和神血教天风院联系起来。”

胡铮思忖片刻,他又用别样目光看了看湘儿,胡铮道:“神血教这些年来的确给江湖带来了沉重灾祸。父债女还,师债徒偿,从今儿起我要和湘儿赎罪。以后我部就多做顺应天意民心的事,从中取一个‘天’字。神血教虽灭,教主虽亡,但是小姐还在,再取小姐名中的‘湘’字。我部就叫天湘部吧。门主意下如何?”

楚狼赞道:“取得好!楚门第二部,就叫天湘部。以后你就是天湘部首座,湘儿是副首座。”

湘儿看着胡铮,尽管她还未从父亲死去的悲伤中走出来,但是胡铮以她名命名楚门第二部,让她心里也感到温暖和宽慰。

或许这是胡铮送给她最好的礼物吧。

此刻胡铮心情激荡,他朝幽无化伸出一只手道:“天湘部胡铮,请幽首座以后多指教!”

幽无化也伸出一只手,他颔首道:“葬魂部幽无化,胡首座日后多关照!”

然后二人的手有力握在一起。

楚狼也将手放在二人手上,陈湘儿见状也赶紧将自己纤细的手掌放在他们手上。这一刻,四人都充满激动神情。

胡铮趁兴对楚狼笑道:“请门主稳步帐外,受我天湘部一拜。”

湘儿过去将帐帘掀起,楚狼先出,幽无化和胡铮随在楚狼身后。

此刻帐外伫立着数十名葬魂僧,天风院数百人也围在四周。天风院的人不知这批黑衣人来头,也都充满戒备。

楚狼和胡铮出来,所有人也将目光投向二人。

胡铮环视四周众兄弟一眼,他大声道:“当初我和澹台教主带你们离开神血教,你们想不通。我现在告诉你们,我带你们离开是为避祸。咱们神血教什么名声,你们心里都有数。现在江湖万众已兵临城下了,神血总教毁灭是大势所趋难以阻挡了。神血教中,也就我们天风院所犯罪孽最少……现在我最好兄弟楚狼成立了楚门,从此楚门将担负起平定江湖乱局的重任。既然我们已山穷水尽,不妨改头换面重新再来。所以我和小姐商量,投身楚门,这也是我们天风院唯一出路。从今再无天风院,我们是楚门第二部天湘部!我也不为难大伙,愿意留下的,我胡铮和小姐高兴!想走的,我胡铮仍当你们是兄弟,给你们盘缠。现在,愿意留的兄弟们,随我拜楚门门主!”

胡铮声音在四周回响着。

说罢,胡铮和湘儿首先朝楚狼单膝而拜。

天风院的人见胡铮和小姐都投身楚门了,他们也陆续朝楚狼跪下。

但是还有四十多人未跪,以熊兆为首。

熊兆冲着楚狼道:“小……狼门主,你如果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投身楚门。不然,我情愿去当山大王。”

楚狼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