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着刚从图书馆借阅的资料,程清妍很快就进入了入定的状态。

作为刚刚进入技术科的新人,程清妍对工作和技术还是有自己的一些野心的。

如今机关科室中普遍存在人浮于事,吃大锅饭混日子的事情,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新入厂的程清妍。

早在她上中专的时候,就经常带着一些技术方面的书找父亲请教交流,父女两人也会聊到一些红星齿轮厂里的设备技术方面的事情,所以程清妍尽管是刚入厂不到一年,但却对工厂的各种技术设备情况已经了然于心。

只是这两年父亲似乎已经没多少心思放在高技术上了,程常林现在更热衷各种社会上的应酬和在厂子里抓权争钱,父女两人关于技术方面的探讨也变的很少了,几乎一个月下来也谈不了几句。

而在程清妍看来,红星齿轮厂目前生产的农机齿轮属于一种非常落后的产品,几乎十多年来没有多少工艺上的提升,加工精度低,只有六级到七级左右,相比国外进口齿轮五级以上的加工精度,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除了齿轮加工精度,红星齿轮厂生产的齿轮表面硬度方面的工艺处理同样落后。

现如今红星齿轮厂对齿轮的硬度加工,主要还是依靠传统的热处理来完成,而这种热处理工艺参数还依旧是当年sl建厂时留下的,用来加工农机方面的变速箱齿轮问题不大,但工件的耐磨性、抗疲劳和耐腐蚀性等方面依旧存在很多的问题。

而现在程清妍最近重点研究的强力喷丸技术,则是她以前在中专时,从学校图书馆找到的相关资料上看到的。

所谓的强力喷丸就是一种表面强化工艺,即使用丸粒轰击工件表面并植入残余压应力,提升工件疲劳强度的冷加工工艺。广泛用于提高零件机械强度以及耐磨性、抗疲劳和耐腐蚀性等。

喷丸处理的优点是设备简单、成本低廉,不受工件形状和位置限制,操作方便。

虽然目前国内也有从国外引进这种齿轮的强力喷丸设备,但在这个外汇宝贵的年头,这种设备都是优先用于军工,红星齿轮厂这种‘后娘养的’单位自然无法得到的。

文艺范美女衬衫秀美背堕落系写真

而程清妍就是试图通过借鉴国外资料,设计出一个简单的喷丸设备,对齿轮厂的产品质量带来一定程度的提升,至少可以延长齿轮的使用年限。

“小妍,吃饭吧。”正当程清妍对照着资料,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的时候,厨房里传来了母亲的声音。

“额。”程清妍应了一声后,这才把目光从书本上移开,起身走到厨房帮母亲端饭。

红烧茄子,炖带鱼,家常豆腐,看到饭桌上冒着热气的丰盛晚饭,程清妍顿时感觉食指大开,拿起筷子就要去夹烧茄子。

“洗手!”母亲在旁边了白了她一眼。

程清妍吐了下小舌头,转身走向了厨房。

“老程,赶紧过来吃饭。”杨秀芳从放在地上的蒸锅里盛了一碗米饭,放在桌子上说道:“你今天这是咋了?这一脸恼的,跟谁置气呢?”

“没事!”程常林将手头香烟在烟灰缸里按灭,起身坐在了饭桌上。

“我爸肯定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和厂领导闹意见了呗。”此时程清妍洗完手后也坐到了饭桌上,撇撇小嘴说道:“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这倔脾气,他认定的事情,别人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哼……”程常林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接着说道:“要真是和厂子书记吵架,我也就认了,可他xx的我让个刚进厂上班一个来月的小青工给批评了,还当着厂领导和干部的面……”

“啥!?”

常青林话声一落,程清妍母女两人顿时愣住了。

“爸,不可能吧?哪个工人胆子这么大,还敢批评你啊?”片刻后,程清妍一脸惊讶的说道。

“老常,到底是咋回事啊?”杨秀芳也皱着眉头问道。

“是这样的……”程常林叹了口气,将今天上午工厂开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边,末了加了一句道:“我还真没想到那个赵东升居然会有这一手,自己当炮台,拿一个徒工当炮弹,把我和秦厂长打的是七零八落啊……”

“人家老赵当书记都几十年了,厂子里上上下下谁不知道他最擅长弄权,秦刚之前走了几任厂长,谁能搞得过书记?人家还不是位置坐的稳稳的,我早就说过你不要招惹他你偏不听,你说你个搞技术的偏要参和到厂长书记中间,那能有好果子吃么?”杨秀芳摇头说道。

“你懂什么?要是没秦刚,我现在能当上这个总工么?你那个宣传总干事不也是秦厂长拍板定下来的么?做人要有良心!”程常林顿了顿,接着说道:“而且赵东升一直都和我不对路,他早就想安排个更听话的人顶替我了,这几年技术科新分过来的技校生中专生,几乎都被他发展成了入党积极分子,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反正这赵东升就是个隐患,不削弱他的话,我迟早也会被他架空!”

说这番话的时候,程常林情绪微微有些激动,这种话在单位他是不能说的,也就只能回了家发泄发泄。

“爸你放心,女儿我永远都会支持你的!”程清妍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片刻后又问道:“对了爸,你说的那个段云也是技术员么?”

“就是一车间的一个小徒工,前段时间还闹过一回自杀的那个傻小子!”程常林说道。

“是他!?”程清妍闻言顿时一脸讶色。

“也不知道这小子从哪儿抄到的车床技改方案,还成了书记眼中的红人,田丰这小子也是个蠢货,居然还被段云那傻小子下了套,今天的事情整的我和厂长挺被动的,我这张老脸也都快丢光了!”程常林有些恼怒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程清妍一脸恍然道。

“明白什么了?”程常林转头对女儿问道。

“我前天晚上见到过那个段云了,他也到咱们厂职工夜校学习了,听人说他只有初中学历,我当时还奇怪呢,按理来说咱们厂职工夜宵报名门坎最少也要技校毕业……看来应该是书记给他安排的。”程清妍说道。

“天大的笑话!一个初中生也想考夜大,简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真以为有书记罩着就能上大学提干一步登天了!”程常林脸上闪过一抹不屑,他骨子里就带着几分知识分子的那种清高和自傲,从来就没把普通低学历的工人放在眼里,片刻后正色对程清妍说道:

“小妍,以后离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小子远点!”

“嗯。”程清妍随口应了一声,但清澈的双瞳则闪过了一抹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