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字天书!”

秦朗眉头紧皱起来。

看样子笑笑是打算用无字天书来对付白袍男子。

只是无字天书秦朗之前查探过,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除了有关于唐心然的消息外,似乎再无其他用途,难道真的可以当作武器来使用?

“仅凭一页白纸就想对付我,简直是异想天开!”

白袍男子若有若无的声音从迷雾中传出,根本摸不清其具体行踪,强大的气息不断逼近秦朗三人。

“咯咯,真是无知,你当这是普通的白纸不成?”

笑笑摇头一笑,玉手一扬,无字天书冲天而起,迎风暴涨,直接将整个封印之地覆盖,无尽的吸力从中涌出,如同鲸鱼吸水一般,密密麻麻的迷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吸入其中,白袍男子的身影从中快速显现而出。

“这页白纸到底是什么法宝,竟,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威力!”

白袍男子之前眼中的不屑都被震撼所替代!

他刚刚施展出的神通根本无法抵御那页白纸内的庞大吸力,都被吸入其中!

而且他本人虽然不断抵抗挣扎,却根本于事无补,被那股吸力牵引下身不由主向之不断接近着。

铁路旁的黑丝袜小妖精

“无字天书内的这股力量好恐怖!”

秦朗眼皮狠狠一跳。

白袍男子本身是一名准帝,实力无限接近帝级强者,然而他这样的强者却连无字天书内的吸力都抵抗不了,那无字天书到底是何等厉害的法宝?

秦朗简直难以想象!

“咯咯,现在知道无字天书的厉害了?”笑笑媚眼中露出了一抹怜悯之色,缓缓摇头,“可惜已经晚了!收——”

笑笑娇喝一声,修长的五指再次猛然一扬,无字天书内吸力再次大涨,白袍男子身形不稳,直接被倒吸进入其中!

“不,不要——”

白袍男子满脸的惊恐和慌乱,不断挣扎,却根本于事无补,整个身影被无字天书吞没,从封印之地消失不见!

“我被困这里无数年,等待了无数年,现在还有一千年我便可以从这封印之地离开!”

“我只差片刻就可以得到梦寐以求的生命之树!”

“但所有的一切都功亏一篑了!”

“我好恨,我好不甘心,不甘心……”

白袍男子感觉自己仿佛坠入无尽深渊,周围无穷无尽的撕扯之力涌上身,将他向无尽的底部狠狠拽去,神识迅速消散,意识溃散。

“死,死了……”

蛋蛋颤抖着嘴唇,看着白袍男子身影完消失,封印之地烟消云散,脑海中有种极不真实的感觉。

白袍男子强大到他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结果却如此轻易被秦朗身上所携带的无字天书打败了!

“他毕竟是一名准帝,想要杀死哪有这么容易。不过在无字天书之内,他现在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迟早会被无字天书完炼化,彻底灭亡!”

笑笑白皙的玉手一召,顿时遮天蔽日的无字天书迅速缩小,化作之前一尺大小的样子,落入笑笑手中。

“小弟弟,拿好了,想要彻底炼化消灭这白袍男子大概需要十数年的时间,甚至更多,这段时间内无字天书无法再次使用,而且一定不能让无字天书受到任何损坏,否则就会前功尽弃,白袍男子会从中逃出,到时候我们可就都遭殃了!”

笑笑来到秦朗身前,玉手前伸,将无字天书重新递到了秦朗面前。

目光落在面前跟普通白纸一样,极为普通的无字天书上,秦朗眼睛一亮!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随身携带为了寻找唐心然下落的无字天书竟然有如此逆天的力量,连白袍男子这样的准帝强者都可以收服!

“多谢笑笑姐救命之恩,我空怀有宝物而不知道怎么使用,无字天书在我这里完是暴殄天物,我看还是你拿着吧,起码它能够发挥出应有的逆天作用。”

秦朗摆了摆手,将无字天书推给了笑笑,拒绝道。

“咯咯,小弟弟,你恐怕还不知道无字天书的价值有多大,就连我修炼之地的那些高高在上的强者都极为觊觎这无字天书,为了得到它而拼的你死我活,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如此轻易就要将无字天书转送给姐姐,估计一个个得惊掉下巴!”

笑笑掩嘴一笑。

“笑笑姐您救了我一命,在秦朗我看来,就算是再逆天的法宝,也没有我的小命重要,无字天书就当作我感谢您救我一命的礼物吧。”

秦朗开口笑道。

闻言,笑笑脸上露出了春光灿烂的笑容,笑得花枝乱颤,整个胸部一抖一抖,波澜壮阔:

“小弟弟你倒是慷慨,不过经过月湖洗练之后你已经彻底融合了无字天书,恐怕纵然姐姐想要这无字天书也没有机会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姐姐以后有时间会把如何使用无字天书的方法告诉你的。”

笑笑将无字天书塞入秦朗怀中,用玉指戳着秦朗的胸口笑道。

“好吧。”

秦朗点了点头,只能将无字天书收起来,而后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

“对了,笑笑姐,我跟你在荒古禁地分离后,后来在那里意外遇到了你的哥哥龙飞,前段时间他说感应到了你的气息,孤身一人前去寻找你了。”

笑笑所在之地连白袍男子这种准帝强者都不能轻易进入,秦朗担心龙飞恐怕未必能够顺利找到笑笑。

“讯息是姐姐故意发给龙飞的,我们早就已经见面了,现在他正在努力修炼呢,我觉得当务之急最重要的是赶紧想办法离开这封印之地。”

笑笑开口向秦朗提醒道。

“啊?你能轻易进入这里,难道不能轻易离开吗?”

蛋蛋在一旁露出了无比错愕的目光,听笑笑的意思,似乎连她都不能轻易离开这里。

“这鬼地方怎么可能轻易离开。如果不是跟小弟弟有神魂契约,姐姐打死也不会来这封印之地呢!”

笑笑摇头苦笑道。

“连你也无法轻易离开吗……”

秦朗皱了皱眉头,这才有时间打量周围的环境。

入目处,周围并不是蔚蓝色的月湖湖水,而是一片鸟语花香,芳草如茵,绿意盎然,恍若世外桃源一般。

在这世外桃源周围被无尽的月湖湖水包围,一层肉眼可见的神秘力量将之隔绝,使整个世外桃源仿若独立的海底世界一般,彻底跟月湖隔绝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