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区武帝一重也想杀本长老,简直是做白日梦!”

宁长老不屑摇头。

纵然秦朗有强大的无音无相佛音加持,也不过只能跟他斗个旗鼓相当罢了,至于想要在一刻钟内击杀他,完是异想天开!

秦朗没有跟宁长老废话,脚掌狠狠一踏地面,身形化作一道红芒,犹如长虹贯日,向宁长老直冲而去。

“秦施主!”

梦可纯净无暇的美眸中闪过担忧,她原本以为秦朗会借机跟她一起逃走,却没想到他非但没有逃走,而且竟然对着武帝七重的宁长老主动进攻!

虽然秦朗现在有她祭出的无音无相佛音加持,但毕竟双方实力差距太大,梦可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来得好!今天本长老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武帝后期强者!”

“万重叠浪!”

看到秦朗冲来,宁长老冷笑一声,同样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冲向秦朗,双掌连连拍出,一道道掌影叠叠嶂嶂,激起一道又一道汹涌的蓝色灵力,如同海浪一般向秦朗呼啸而去!

秦朗不闪不避,同样拍出双掌,汹涌的赤炎天火狂涌而出,如同两道巨大的火龙,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道火焰,而后跟叠叠嶂嶂的蓝色海浪狠狠对轰在一起!

蓝红两道能量彼此疯狂消耗,而后同时泯灭化作虚无。

极品厨娘装清纯美女温婉如玉杏眼莲脸高清写真

秦朗和宁长老的身影穿过泯灭的两道能量,轰然撞击在一起!

“雷暴神掌!”

“爆炎一指!”

随着两人心中冷喝,指掌瞬间对轰在一起,狂暴的能量从相撞处炸裂,秦朗和宁长老同时向后退出十来步,双双站定身形。

“刚刚还被本长老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现在竟然能够跟本长老平分秋色,这无音无相佛音效果竟如此逆天!”

宁长老眼皮微微一跳,看向秦朗的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诧。

不过很快宁长老脸上的惊诧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自信!

他乃堂堂青山剑派的长老,虽不是最为强大的长老,但修炼数十万年来,底蕴无比雄厚,手段更是层出不穷,相信根本不是眼前区区一个秦朗能够相比的。

“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本长老的武魂!能够让本长老使出武魂攻击的武帝一重武者,你还是头一个,你应该感到自豪!”

宁长老神识一动,头顶空气一阵剧烈波动,一头足有四五米大的海燕出现,一双蓝色的眼眸无比犀利,冷冷盯着秦朗,气势无比骇然,仿佛在它眼中秦朗就是随时待宰的猎物。

“桀——”

引颈嘶吼一声,海燕猛然振翅,带起磅礴的气流,猛然冲向秦朗。

“火龙武魂!”

随着秦朗一声低喝,头顶之上骤然浮现出一条足有十米长,浑身燃烧着火焰的五爪火龙,缓缓摇动身体,神秘而庄严的气息从中散逸而出。

“五爪神龙武魂!”

看到秦朗祭出的火龙武魂,宁长老眼皮狠狠一跳,本能开口惊呼道:

“你小子是隐世家族轩辕家的主脉子弟?”

秦朗祭出的火龙武魂,宁长老再熟悉不过,绝对是轩辕家才能拥有的强大武魂!

隐世家族各个深入浅出,但是实力难以想象的强大,纵然是青山剑派都无法与轩辕家族相比!

难怪如此年轻就拥有逆天战斗的能力,如果秦朗来自神秘的轩辕家族,完可以解释他逆天的越级战斗能力!

秦朗根本没有回答宁长老,心念一动,火龙武魂吼中低吼一声,猛然迎着海燕直冲而去。

“桀!”

两道武魂猛然在空中碰撞,星级的差距以及武魂的天然优势,海燕仅仅抵挡了片刻便被火龙武魂的利爪直接撕扯成无数碎片,消散于无形。

“秦施主好强大的武魂!”

梦可纯净无暇的美眸中满是震惊和惊喜。

之前她还有些担忧秦朗不是宁长老的对手,但现在心中已经生出了些许信心。

“原来你小子是隐世家族的人,那本长老今天更不能让你活着离开了!”

宁长老目光冷冷看向秦朗,一旦让秦朗活着离开,就等于给青山剑派招惹了一个极为神秘而强大的家族,他身为青山剑派的长老,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因此,秦朗必须死!

“破音神箭!”

宁长老低喝一声,眉心骤然射出一道蓝芒,如同蓝色的长箭,速度甚至比音速都要快几分,眨眼间便冲到了秦朗身前。

这正是宁长老感悟多年的武魂神通,通过海燕迅猛的速度感悟而来,攻击无比犀利,很多武者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破音神箭当场轰杀!

纵然是一些武者反应过来,但破音神箭速度实在太快,他们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

多少年来,死在宁长老破音神箭下的武帝强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

可以说这是宁长老压箱底的大杀器,一般不轻易使出,但一旦使用,敌人必定有死无生!

“死神之凝!”

秦朗并没有躲避宁长老的武魂神通攻击,天眼圣魂乍现,而后猛然一眨,一道漆黑的黑芒如同黑色的闪电激射而出,跟宁长老的破音神箭猛然撞击在一起!

而后在宁长老无比错愕的目光中,他的破音神箭竟是被秦朗的死神之凝瞬间洞穿,消散于无形,而死神之凝只是速度稍慢一分,继续向他急冲而至!

“什么!竟然是天眼圣魂,你小子是双武魂武者!”

宁长老眼皮狠狠一跳,身体快速向后退去,同时手中猛然甩出如意索命链!

“噗哧!”

如意索命链猛然跟死神之凝撞击在一起,僵持片刻,如意索命链从中间被洞穿,而死神之凝终于力量耗尽,消散于无形。

“好险!”

宁长老虽然本命法宝被破坏导致大脑又片刻的刺痛,不过脸上还是露出一抹侥幸之色。

然而下一刻宁长老脸色猛得一变,他发现借着他大脑刺痛片刻的瞬间,秦朗竟然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不足一米处,手中拿着一柄青色长剑从他头顶直斩而下。

“你说错了,我不是双武魂武者,而是四武魂武者!”

寒芒从青色长剑闪烁,同时无比冷冷的声音传入宁长老耳中。

“青……青苍神剑!你小子怎么会有我青山剑派的镇派至宝,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到秦朗手中的青色长剑,曾经亲眼见过青山动用青苍神剑,宁长老一眼就将之认了出来,眼皮狠狠一跳,脸上露出了无比震惊和错愕之色!

青苍神剑乃是他们青山剑派的镇派至宝,是他们青山剑派开派祖师青山的圣剑魂!

青山祖师不是已经被代掌门用计困住了吗,圣剑魂怎么会落到这小子手中!

深知青苍神剑的强大,宁长老拼了老命从储物戒内抛出一件又一件法宝,而后拼命向后躲去。

“噗哧!”

“噗哧!”

“……”

在别人眼中那些法宝绝对是无比奇缺的宝物,但在青苍神剑面前如同纸糊一般,一件件被从中斩断,而后径直从宁长老头顶直斩而下!

“噗哧!”

一道血线顺着宁长老头顶蔓延而下,越来越大,宁长老满脸的不可思议,眼眸直愣愣看着秦朗!

“秦施主太强大了!”

梦可纯净无暇的美眸中泛出阵阵神采,开口惊喜道。

她没想到,她堂堂武帝七重强者,竟然真得被只有武帝一重的秦朗所击杀了!

“我之前只是无法靠近你罢了,还真以为我不是你的对手?”

收起青苍神剑,秦朗冷冷看向宁长老。

刚刚他正是凭借宁长老本命法宝被破坏的瞬间冲到宁长老身前,祭出青苍神剑,使出了必杀一击!

“没想到本长老竟然……竟然要死在了我青山剑派的镇派至宝青苍神剑之下,真是……好大的讽刺……”

生机迅速流失,宁长老心中涌出极度的不甘,而后身体从中间分成两半,轰然倒地,双眼兀自圆瞪,死不瞑目。

“青山前辈,这姓宁的也是当初背叛暗算你的人之一,今天杀他就当祭旗!从今天开始,我会依照您的遗愿,一一诛杀当初背叛您的恶贼,为青山剑派清理门户!”

心中默念一声,收起宁长老的储物戒,祭出赤炎天火将之尸体焚烧成虚无,秦朗扭头向身后的小尼姑梦可迈步走去:

“我已经拿到了兰心菩提,我们赶紧赶回静心庵吧。”

“哦,好,好的。”

随着秦朗远去,梦可这才从刚刚的震撼中反应过来,纯净无暇的美眸看向秦朗的目光闪过一抹神采,而后快速追上秦朗。

“嗡!”

随着空间飞船启动,在天际化作一抹流光,秦朗和梦可快速向幽兰深谷折返而回。

……

就在秦朗和梦可赶回静心庵的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一片连绵山脉。

白云环绕,青山绿水,飞鸟成群在天际飞过,一片安静祥和的景象。

山脉面积极大,至少有上百里,但远远看去,到处都可以看到武者活跃的身影。

有人在独自练剑,有人在跟对手切磋,有的三三两两汇聚在一起交流心得,有的在武技阁挑选功法。

……

这些武者各自忙碌着,但每个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在他们背后都背着一柄三尺长剑!

这里不是别处,正是大世界的一处修炼圣地,无数武者向往的所在:

青云山,青山剑派!

在青云山主峰,一柄外形如同长剑一般高耸入云的高山顶上,一座悠悠宫殿翩然其中,云雾环绕宫殿,给人一种飘渺出尘的感觉。

此刻,在宫殿内一道冷冷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们说什么,永和城的顾执事被人击杀了?”

声音无比冰冷,不怒自威,站在下首传讯的一名弟子唯唯诺诺,不敢开口。

在宫殿外一名正欲迈步走进的弟子脸上露出犹豫之色,而后狠狠一咬牙,迈步走了进去:

“启禀代掌门,大事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