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队乃是天下最大的凶器,驾驭不好便会出现伤害自己的局面。

所以朱由校对于军队的那是小心谨慎的态度。

倒也不是他愿意把这个视频拿出来打他们的脸,而是不能让这些士兵太过骄傲。

骄傲会让人失去自我,万一他们骄傲的过了头那么就会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

所以朱由校得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看到了没有,你们不是觉得自己的正步很整齐吗,自己是这个天底下最有气势的军队吗。

对比一下p吧,看看人家p是什么样子的。

从古到今,能超过p的军队恐怕就是p自己了。

这种一上来就是王炸的手段,一下子就把那些天诛军护旗手们给打晕了。

恐怖,太恐怖了,简直就是无法超远的存在,这还是人类的军队可以做到的吗?

虽然他们怀疑,可是没人怀疑这个的真实性,要知道这可是陛下用投影神器给他们观看的,神器啊,上天的恩赐,难倒天还能欺骗你不成?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天是绝对不会骗人的,你有见过天会去骗你吗?

梦幻唯美妹妹变身小麋鹿写真图集

反正他们没人见过天,但是却知道天是存在的,陛下就可以与天对话,不然你怎么解释那么多神器是从何而来?

果然在看到了强大而神秘的p之后这些护旗手们老实了,他们的傲气一下子被p给打掉了。

于是在军中就流传出了一个神话。

传说这个世界上最最强大的军队是一直被称为“匹爱要哎”的军队。

这只军队各个都是最强的士卒,精通各种兵器和战术,习惯人少欺负人多。

他们的战法所向匹敌,一支军队便可以轻松的战胜部的天诛军。

“准备!”

“正步!起步走!”

“一!二!三!四!一二!三!四!”

朱由校站在承天门上,看着下面的这些天诛军士卒不由得点点头,果然打击过之后这些人老实了不少。

你看看多听话啊,果然人还是不能嘚瑟,时常的便要敲打敲打。

人是铁不练不出好钢啊。

朝廷要举行大阅兵事情也传遍了整个京城。

“号外号外!朝廷举行大阅兵邀请百姓一通观赏!”一个十岁样子的小孩子背着一件印着大明日报的报纸背篓,然后手里还举着几份挥舞着大声叫喊。

“来一份,来一份!”走过路过的一些识字的人,掏出了两个铜板然后买上一份。

两个铜板也不算贵,四张那么大的纸才两个铜板算哪门子的贵啊。

而且这个报纸看完了之后也不是不能用,这个报纸的纸张啊,质地真的是不错,柔软不掉渣,用来包裹东西可是再合适不过。

而且最近京城还开发了一个新的用途,那效果才是绝对的好呢。

上茅房的时候带上一份,那爽的简直没边了。

比什么劳什子木条小棍子手指好用多了。

那些文人雅士谁要是上茅房的不带上一份,那都会被人嘲笑,说这个人没文化,上茅房竟然不带报纸。

“号外!号外!大阅兵陛下亲自驾临!与百姓同乐!”这也是大明报纸,不过不是第一版,而是大明晚报。

反正这三天的消息部都是大明要举行盛大的大阅兵仪式,到时候就在那承天门外新命名的天启大道上。

在中镇抚司宣传司的大力宣传下,整个京城不敢说都知道大阅兵吧,但是也不离十了,甚至这些丧心病狂的宣传司宣传专员们,连窑子都不放过。

“大阅兵小美人知道大阅兵了吗”

“怎么不知道呢,大爷,这奴家这也不是在阅兵吗,奴家来给大爷的兵器清扫一下,等一会好好的阅一阅。”

“哦哦哦不行了,不行了,爷我的兵马上就要向前发起攻击了”

“哎呦!这位大爷,本店新出了,大阅兵服务,您要不要来一个。”

“呵!还有阅兵呢,走着,今儿爷也要好好的把这个兵给阅一下”

“姑娘们!出来阅兵了!”

“爷!看看这姑娘们怎么样,阅的可顺眼。”

“顺眼,太顺眼了,来来给爷走一个!”

当然也有不是为了看大阅兵而去的。

“相公大喜事!大喜事啊!”一个媳妇手里举着报纸冲进了家门。

“怎么了怎么了,你这么慌里慌张的做什么。”男人正在磨面。

“大喜事啊,真的是大喜事啊,看看,看看皇帝陛下要大阅兵了,就在明日。”媳妇举着报纸眼中满是惊喜。

“真的!这么说明日就能见到皇帝陛下了!”相公突然也惊喜的叫了起来,甚至连磨面都顾不得了。

“可不,可不,这上面都说了,陛下会亲自到场,难倒这还有假的不成。“媳妇挥舞着报纸。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我们有救了!我们老陆家有救了啊!”

“祖宗保佑!祖宗保佑!”男人激动的双手合十。

“嗯!嗯!嗯!祖宗保佑!真是的是祖宗保佑啊!”女子也是眼中含着泪花。

没人知道她为了这一天等着多久,终于被她给等到了。

“相公,我们早在就去占位置吧,一定要站到最前面,让陛下能够一眼就看到我。”媳妇急不可耐的就要拉着他的相公出去。

“是是是,一定要快,让陛下第一眼瞧到我们,这样就能生个大胖小子了!”相公激动的和媳妇出了门,连磨上的面都不管了,什么面难道有自己的大胖小子重要吗。

什么都不带的快速出发,连家门都没时间锁的那种。

于是晚上的时候大明广场外面一件开始坐满了人。

这些人眼睁睁的看着承天门,双目之中都是一闪一闪的小星星,他们就期盼着陛下可以看他们媳妇一眼,没错就一眼就好啊。

当然有和谐那就有不和谐的地方,有赞成就有反对的人。

某些人在得到消息之后便聚集了起来。

“这件事几位看看该如何办啊。”城郊的一处庄园里面,来自或者与江南那边人关系深厚的人正在开会。

“太突然了真的是太突然了。”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山羊胡挺着大肚子的胖子手指重重的点着报纸上的消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