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的众人何等耳力,部都听到了陈乔峰的话,但是所有人都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只有尉迟恭回过头,笑着说道:“你是那几个老家伙之外,唯一叫我老黑鬼的!”

“很好,你很不错!”

陈乔峰顿时感觉到,有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就在陈乔峰在考虑,要不要使用系统的功能,直接回到天龙世界的时候,一道女声响起。

“爹,怎么这么久啊?”

陈乔峰下意识的转过头,看到一名穿着嫁衣的曼妙女子,肤质雪白,朱唇皓齿,根本没有半点继承了尉迟恭外貌的迹象!而且,此女的容貌,竟然比起天龙世界的那些妃子还要更胜一筹!

甚至,陈乔峰隐隐怀疑,这尉迟恭是不是绿了,生出来的女儿,竟然一点也不像他!

“真香!”陈乔峰下意识的嘀咕道。

一旁的陈祎听到真香二字,便感受到了陈乔峰心中所想,满脸鄙夷的看着陈乔峰,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分身,简直败坏了自己和乔峰两个人的名声嘛!

“真美,接这个盘,也还不错,我是说嘛!要是接盘,起码也得好看一点嘛!要是真的和尉迟恭长得一样,哪来的前面一个!”陈乔峰瞬间改变了心意,心中暗道,“再说了,天龙世界,又不是没接过!”

“什么真香?”尉迟恭没有听明白陈乔峰话中的意思,当然了,在场的人,除了陈祎二人,也没人明白,但只有尉迟恭此时能开口,其他人都不敢说话。

“我是说,尉迟小姐人还未至,竟然便有丝丝香气涌入我的心扉!”陈乔峰淡笑着看向远处的尉迟秀道。

“嗯?有么?”尉迟秀美眸中闪过一丝疑惑,下意识的闻了闻,并没有从自己身上闻到什么浓郁的香气。

文艺少女眉清目秀蔷薇花海嬉戏玩耍唯美写真图片

尉迟秀娥眉微蹙,看着陈乔峰道:“别和那些酸书生一样打哑谜了,你刚刚的话到底什么意思?!”

“咳咳!女儿……”尉迟恭赶忙轻咳了两声,拦在两人的中间,满脸的笑意,生怕被看出了什么异样,“我这贤婿说他喜欢你,你都没听出来么?”

“喜欢我?那就好,那群人中,我也就看他最顺眼,那么,快点办酒吧!”尉迟秀满意的看着陈乔峰点了点头,“我也不想被那群人说快三十了还没有嫁出去,给爹爹丢人!”

“对!没错,是得快点办酒!”尉迟恭赶忙点了点头,也显得有些迫不及待,“贤婿啊,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家中并无他人,就剩我这侄子了……”陈乔峰下意识的说道。

“那就好,也没有什么好通知的了!”尉迟恭转过头看着管家吩咐道,“既然如此,就明天吧,明天是个黄道吉日!”

“是!老爷,我这就去办!”管家应了一声,匆匆下去准备了。

整个尉迟府这急切的速度,仿佛能够今天办的话,今天就已经大婚了。

这让陈乔峰和陈祎对视了一眼,下意识的看向尉迟秀的小腹,心中同时腹诽道:“这么着急,难道已经快生了?不至于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迹象啊!”

“贤婿啊,你今天,就住在府上吧,至于两位,明天再来吧,我明天吩咐人给你们准备一桌素斋!”尉迟恭拉过陈乔峰,对着法明和陈祎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素斋就不必了,太麻烦了!”法明笑着摇了摇,“我们出家人,讲究方便就好,不需要麻烦施主,别人吃什么,我们便吃什么!”

“咦?竟然还是个不戒荤腥的和尚?”一旁的尉迟秀有些惊讶的看着法明和陈祎。

法明到还好,此时一副猪头样,虽然穿着像一个得道高僧,但是长相已经将形象尽毁了。

倒是陈祎,长得十分清秀帅气,看起来,一看就是一个乖巧的小和尚,没有想到,竟然也不戒荤腥,一定是被这猪头老和尚带坏了!

“出家人讲究大开方便之门!”法明并没有生气,甚至口中隐隐生津,好似已经吃到了明天那丰盛的肉食了,“若是化缘之时,施主家中只有荤食,难不成还能麻烦施主做一份素斋不成?”

“一切,跟随自己的内心走便是了,何必刻意强求,修佛,修的是自己的内心!”

“行了行了,我会吩咐下去的,你们先走吧!”尉迟恭十分刻意的赶走了陈祎和法明,作势拉着陈乔峰前往了客房。

陈祎临走之前,给陈乔峰使了个眼色,让他有事通过系统联系,但是,陈乔峰的目光时不时的飘向尉迟秀,并没有理会陈祎。

“尉迟将军,不急着去客房,我看,反正有时间,不如我和尉迟小姐多多接触一下,交流一下,认识一下彼此?”陈乔峰停下了脚步,看着不远处的尉迟秀,不愿意再走了,太美了!

“不用!不用!”尉迟恭赶忙摆了摆手,“等你们结婚之后,有的是时间相互了解,你先去客房待着,没有事情不要出来!”

“可是……”陈乔峰尚有一丝迟疑,啥意思啊?不至于前任还没走,怕我看见吧?我可是听说过,大唐野史中,有很多类似的记载……

想到这里,陈乔峰心中嘀咕道:“该不会真的被自己遇到了?咦?遇到了我也不亏啊,实在不行,打一炮就跑,回天龙世界去,谁还能把我抓回来不成?”

还好,这些话,没有被陈祎听到,不然陈祎又要吐槽,这分身简直太败类,太人渣了!

“没有可是!你难道没有听说过,大婚之前,男女双方不可以碰面的么?你老老实实的待在房间里,不要乱跑!”尉迟恭语气微沉,甚至用上了气势压迫。

陈乔峰被迫的点了点头,同时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打一炮就跑!

“秀儿……”尉迟恭安顿了陈乔峰后,迅速的回到了尉迟秀的身边。

“他安顿好了?”尉迟秀松了一口气,一股强大的气势从身上涌出,直接将衣服震碎,露出里面的盔甲来,“可憋死老娘了!穿这束手束脚的衣服!”

“要不是过两天就三十了,再加上天劫将至,老娘可不愿意委屈自己!也都怪小时候揍那些叔伯家的弟弟们太厉害了,都没人敢娶老娘!老娘明明貌美如花……”

“咳咳!”尉迟恭有些尴尬的轻咳了两声,“秀儿,你是貌美如花,但你也天生神力啊,那些小子,哪一个是你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