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出手助我,那你可真会挑时候!”秋水瑾闻言却是咬牙切齿地道

在黑衣人袭击苏生的时候,她不出手相助,非得等自己用长鞭锁住了对方之后才动手,这不是故意,还能是什么。

但面对这位实力不凡,又是三长老亲传弟子的女人,秋水瑾就算怒不可揭,一时也无可奈何。

而此时,一旁的苏生,也将这位宫月花的样子,记在了心里。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位器灵期女灵修的身份,但听到秋水瑾和对方的谈话之后,也知道对方摆明了就是故意。

“瑾师妹,能不能先告诉叶某,这里到底生了什么事?”

相对于这些长老弟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副执事叶明更在意的是,这里到底生了什么。

在他现这里的情形之后,也就只见到秋水瑾用长鞭锁住了那个黑衣人。

至于之前的事情,他可是完不清楚。

“哼,就在刚才,有人要杀我苏生师兄”

通过之前的事,秋水瑾也知道了,这些人的目的,针对的其实是苏生,她也将之前的事情大致解释了一遍。

而一旁的叶明,在听到秋水瑾的这声‘苏生师兄’之后,也顿时明白了,苏生亲传弟子的身份。

幼稚清纯mm电玩城一日游玩跟拍图片

不过,等他听完秋水瑾的描述之后,不禁也大吃了一惊。

苏生三人居然以雾灵期的实力,强接了丹灵期杀手的一刀。

三人嘴角没有擦去的血迹,也让他确信了这个事情,确实是真的。

虽然他之前就知道三人的实力了得,但此时依然有些吃惊。

丹灵期和雾灵期之间,可是跨越了两个等阶!

好在,三人虽然受了些伤,但现在都无大碍,他也是大松了口气。

这三人要是有什么损失,他作为当前山下院大小事务的主事人,也是难辞其咎。

一旁的那位宫月花,在听说了秋水瑾的这番话之后,也是朝三人狠狠打量了一番。

不过,她的眼神里,却都是些不善的神色。

“师兄、师姐,你们先服下这颗疗伤药吧。”

这时秋水瑾也走到了三人跟前,又取出了三颗丹药,让三人服下。

相较叶明,秋水瑾心中的震惊其实更甚。

之前,她在对付那三位水灵九级的灵修时,也看到了三人硬接这丹灵期灵修一刀的一幕。

通常来说,三个雾灵后期的人,就算合力,实力最多也就堪比水灵初期。

却没想到,这三人的实力,居然这么高,直接跨越了一个等阶。

之前,她还没想通,师傅为什么要同时收三人为亲传弟子。

这时,她好像也终于明白了。

感受到三人的伤没有大碍,秋水瑾心里也是长舒了一口气。

但是,一转眼,秋水瑾又转过脸来,冷冷凝视着三长老的这位二弟月花。

“哼!”

见到秋水瑾这副不善的眼神,那位宫月花在丢下一声冷哼之后,就径直御剑离开了。

“四人都死了,而且身上也没有任何能查明他们身份的东西,这些杀手都非常干净!”

外门那位副执事叶明,这时倒是没有离开,而是亲自检查了一下四个杀手的身体。

以叶明的经验来看,这四人就是专职的杀手,而且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这样的人,一旦死了,线索就等于断了,很难查到主使者是谁。

“等会我定要将此事,部禀明师傅,让师傅亲自做主。”

秋水瑾却是怒不可揭,自己好不容易留下打探消息的活口,却被人给灭口了。

“瑾师妹,这宫月花到底是什么人?”

一旁的苏生,这时忽然出声问道

“这个臭女人,是三长老的二弟子。”秋水瑾顿时骂道

“原来是三长老的弟子,那就难怪了!”

不但苏生,就连南江月和千离闻言,都面面相觑了一眼。

三人也终于明白了,这女人为什么来捣乱了。

白天的时候,苏生将三长老两个弟子打残,三长老也被苏生气得脸都黑了。

看来,三长老这位弟子,八成就是来捣乱的。

“这个臭女人,原来是来给他几位师弟报仇的。”

脾气暴躁的南江月,这时也骂了起来。

“给她师弟报仇,这是怎么回事?”秋水瑾闻言却是有些不解

对于白天的事情,她并不知情,她一直就留在宅院里。

“瑾师妹,事情是这样的”

南江月也将白天生的事情,大致描述了一番。

“原来如此,难怪这个臭女人出手针对苏生师兄。”

秋水瑾闻言之后,又是一脸暴怒。

而一旁的叶明,脸上的神情也很是复杂,也特意看了苏生一眼。

白天生的那些事情,苏生和三长老之间的关系,算是彻底毁了。

特别是三长老那么好面子的人,被一个后辈搞的那么狼狈,还是第一次。

而且,在叶明看来,以三长老的性子,估计还不会这么善罢甘休。

“没准,这杀手就是这臭女人自己找来的。”一旁的南江月这时又怒道

南江月此言一出,众人都楞了楞。

“好了,大家不要再瞎猜了。”一旁的叶明,却是没有让几人再说下去,又接着道“接下来,就由叶某护送几位去六长老住处吧。”

不管事情的结果是什么,叶明此刻也不敢再放松了。

要是真让人把这三人给杀了,六长老绝对大怒,到时候,他这个副执事怕是也不用当了。

接下来,四人就在叶明的护送之下,来到了六长老所住的地方。

——

一会之后,六长老宅院的厅内,跪满了一地的人。

山下院大执事北冥杉,副执事曲鑫、付伟,巡逻队的众位队长

除了护送着苏生几人来到府邸的叶明,其余人部被六长老的气息,压得头都抬不起来。

面对暴怒的六长老,苏生几人也是一脸严肃地站在一旁。

而主位之上,原本雍容华贵的六长老,此时也是一脸的阴沉。

她的亲传弟子,居然在灵剑宗的山下院,差点被人杀了。

看着三人吐血回来的情形,再加上秋水瑾的一番汇报,她焉能不气。

对方不但要杀她的弟子,而且,还有人居然在故意针对她。

这口气她要是忍下了,那下回,人家岂不是要将她的弟子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