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睡到中午,跟袁帅一起吃了顿动物园员工午餐盒饭,张晋就准备出门。

临走前,他叮嘱袁帅道:“今天晚上你的相亲就别去了,好好休息,为接下来做准备。”

袁帅惊讶道:“你怎么知道我今晚有相亲?”

张晋笑道:“这都不知道,我怎么做你的委托人?我不仅知道你今晚有相亲,而且还知道今晚相亲的陈小姐是一个蕾丝边,跟你相亲结婚只是为了应付家里的父母。”

“啊?有缘网的石陌没跟我提起这个情况!”袁帅更加惊讶。

“他只负责牵线,不是什么事情都会跟你说的。走了,有空多练习一下演技,别到时候穿帮了!”张晋说着走出了仓库。

从团结动物园坐车,半个小时后,张晋就来到了徐家汇的恋家地产门店,也是动管局第三分局的所在地。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熟悉的一幕。

“阿姨,可您的房子是一个老公房啊,我觉得您开的价钱有些离谱。”

将一部分头发挑染成桃红色并且梳成韩式中分的洪思聪,一边摆弄着面前花瓶里的花,一边跟面前的客户对线。

“你根本就没有认认真真的听阿姨的话,状化得比阿姨还要浓,能有心思好好工作吗!阿姨在跟你说话呢,认真点好不啦!”

客户阿姨不满道,“你这是什么态度啊,一脸不耐烦的样子!哼,我跟你说哦,香港中环五十平就卖一千万,我徐家汇七十平米卖九百万已经很客气了啦!”

精灵公主

“洪店长,有空谈点大生意吗?”张晋走过去说道。

客户阿姨扭头瞪他一眼:“没见我正在谈吗,年轻人不要老插队好不好,讲不讲素质呀!”

洪思聪闻了闻花朵的响起,平复了一下自己烦躁的心情,屈指一弹,一只消除记忆的虫子就飞到了客户阿姨的脸上。

片刻之后,对方就一脸茫然地看着四周:“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要做什么?”

“走,进去再说。”洪思聪起身对张晋做了个手势。

两人朝内部办公区走去。

张晋说道:“刚才的阿姨不是昨天的那位吗?”

洪思聪答道:“没错,就是她昨天从白天磨到晚上,烦死人了!”

张晋调侃道:“估计她明天还会再来一次,你看过奇异博士的电影吗?”

“……”洪思聪瞬间感到头疼,“我绝不会成为多玛姆的,别提这件事了。怎么样,小白报恩的事情搞定了吗?两百万凑齐了吗?”

“两百万对贾冰冰来说小菜一碟,你借出去的三十几万也很快就会还给你。看不出来你在贾冰冰困难时期还默默帮过她,可以啊,有想法?”张晋说道。

“就她那样的,我能有什么想法!不是,你的思想怎么跟人类一样龌龊?男的力所能及帮女的,就一定是图谋不轨?就不能是单纯的散发爱心做好事?”洪思聪鄙夷道。

张晋不好反驳,只能默默在心里道:我本来就是人类,而且什么叫跟人类一样龌龊,不是所有人类都龌龊的好吗!

“既然钱都已经凑齐了,那你不去帮小白完成她的报恩心愿,来这里找我做什么?”洪思聪从冰柜里拿了一瓶饮料,“想喝什么自己拿。”

“你这饮料也不冰啊。”

“你这不是废话吗,我的冰柜都不是真的,能制冷吗!不喝拉倒!”洪思聪翻了个白眼。

张晋还是拿了一瓶果汁饮料,边喝边说道:“这次来主要是想找你帮忙。”

“帮什么忙?”

“帮忙改头换面。”

“改头换面?”洪思聪脸色顿时变得微妙起来,看着张晋的目光多了几分疑惑和审视。

张晋直接说道:“我知道你认识一个熊猫精,能够打扮成任何人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的?你想打扮成谁?”洪思聪皱眉道。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我也不想打扮成谁,我是觉得熊猫精既然有这种改头换面的能力,那么化个特效妆也应该不在话下。”张晋说道。

“特效妆?为什么要化特效妆,拍电影吗?就算是拍电影,也有专门的化妆师啊!”

“事情是这样的……”张晋只好把自己的计划跟对方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计划,洪思聪有些被惊道了:“你疯啦,云中鹤的钱你都敢骗?你知道他是多么可怕的妖吗?被他知道,你粉身碎骨都算是轻的!”

张晋不以为然道:“敌人能坑一次是一次,不坑白不坑。更何况等我们击败云中鹤后,又不用还钱,白拿两百万不香吗?”

洪思聪说道:“云中鹤爪牙这么多,而且又这么厉害,你拿什么来击败他?按照你说的计划里去大闹非正常妖怪研究中心,把里边关押的妖怪都放出来,这就能击败云中鹤了?而且你这是暴动,会被总局抓捕的!”

“能击败云中鹤的不是这些被关押的非正常妖怪,而是这件事情引起的热点和关注,这样才能引起更高层总局的重视。我跟你说,要打掉云中鹤这只大老虎……”

“云中鹤他不是老虎,他是只秃鹫。”洪思聪纠正道。

张晋说道:“我知道他是秃鹫妖,我说的大老虎不是妖怪的分类,是一种特定的指代名词。简而言之,云中鹤为什么能在魔都作威作福一手遮天,就是因为没有人敢揭露他,没有人来查他,只要有人来查他,他分分钟下台。”

洪思聪疑惑道:“你怎么保证他会下台?”

“别的我不清楚,但光是他又精神病这一点,就不适合在继续担任动管局局长这么重要的职位。”

“云中鹤有精神病?你确定?!”

“经过我长期的观察,我敢肯定云中鹤患有长期的躁郁症及精神分裂症。”张晋说道。

这一点他可没有胡说,原剧情里就是这么描述的。

“你还懂看精神病?”洪思聪半信半疑道。

“不信是不是?等云中鹤被送去精神鉴定中心之后,你就会明白我没有说谎。”张晋也不过多的解释,“我现在就问你一句话,倒云中鹤联盟你参不参加?”

“我有得选吗?”

“没有。”

“那我选择加入。”

“恭喜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张晋握住洪思聪的手,欣慰地说道。

洪思聪将自己的手抽出来,理了理额角的发梢:“我们这个联盟除了我都还有谁?”

“还有我。”张晋回答道。

“嗯,继续。”

“……”

“……”

两人相顾无言好半晌。

洪思聪脸色一变:“不是吧,就我们两个?!”

张晋出言安慰道:“放洗吧,革命的队伍会逐渐成长起来的。”

“我怎么就这么不相信呢!你说除了我你还能拉拢谁?”洪思聪追问道。

张晋说道:“小白算一个,再加上一个蝴蝶妖兰小姐。”

“这也才两个。”洪思聪忽然反应过来,“等等,你说的蝴蝶妖兰小姐不会是那个失踪已久的蝴蝶妖吧?她长期与人类非法接触,不断散播妖人融合言论,是云中鹤的眼中钉肉中刺,动管局通缉的要犯!她的行踪一直很隐秘,连云中鹤都很难找到,你是怎么知道她在哪的?”

“这不重要!”张晋无法解释,总不能说自己是从剧情里知道的吧。

洪思聪大声反驳道:“不,这很重要!你能找到行踪隐秘的蝴蝶兰,要么你是她同党,要么你拥有比动管局还厉害的寻踪能力,无论哪一种都说明你这个人不简单!甚至你接近袁帅很可能就是为了借机接近小白,再通过小白接近我,再通过我打入动管局内部,在结合你要释放非正常妖怪的想法,这其中一定有天大的阴谋!太可怕了,细思恐极啊!”

张晋那是一阵无语,这尼玛自己的计划居然被对方猜中了?

“你无话可说了对不对!?”洪思聪往后退了一步,将手中的饮料瓶对着他。

张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上前两步。

啪!他一掌拍在洪思聪的脑袋上。

“你做什么,我警告你别乱来啊,这里可是动管局第三分局,我是……”

啪!

又是一巴掌。

尽管力道不大,但还是把洪思聪给打懵了,什么情况?喵喵喵!

“你看电影看多了吧!还阴谋,还细思恐极,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真是不打不成器!”张晋理直气壮地说道,“动管局了不起啊,我今天就告诉你,我打的就是你这个第三分局的洪队长,不服气就把我抓起来!不抓我,那我就去见蝴蝶妖了!”

咔咔咔!

身边突然响起了几声上膛的声音。

张晋扭头看去,发现自己竟然被第三分局的几个美女猫妖探员给包围了,手中的显形枪正指着自己,随时可能扣动扳机将自己从人形变回仓鼠。

“干什么,干什么?都把枪放下!”洪思聪赶紧开口劝阻自己的属下。

“头儿,干嘛跟这只仓鼠精客气!鼠类居然敢对猫动手,想反了不成?”

“他的做法固然不对,但是这也不是没有先例,难道你们没看过汤姆和杰瑞吗?”

“头儿,那是动画片,还是人家老美拍的。”

“就你话多!”洪思聪瞪了那名女下属一眼,然后挥挥手,“散了散了,没事情做是不是,那谁去接待一下刚才那位阿姨?卖个房子都缠了我两天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顿时逃得飞快。

“一群怂货,连个阿姨都应付不了!”洪思聪鄙夷了一番,扭头对张晋道,“你去见蝴蝶兰的时候,我也要在场!”

“没问题。”

晚上九点,droscar玩乐大师酒吧。

舞池大厅里的dj放着震耳欲聋的动感音乐,一群人随着音乐节奏在疯狂甩动自己的身体和四肢,气氛嗨得一浪接一浪!

洪思聪一边打量着豪华的装潢一边大声问张晋:“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我们不是说好去找蝴蝶兰的吗?”

“你知道蝴蝶兰在哪吗?”

“不知道啊,你不是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我来这里就是守株待兔!”

“既然是守株待兔,为什么不在门口守着,这里人这么多你看得过来吗!”

张晋没回答,而是指着门口进来的一男一女,他们身边还跟着酒吧的公关女经理,说道:“看,那不是来了吗。走,我们去见见这个蝴蝶兰。”

洪思聪转头望去:“我靠,还这真是蝴蝶兰!可以啊,你这个猪还真逮着兔子了。”

包厢门口,张晋和洪思聪探头超里边看去,只见一群包厢公主围着一个男人不断敬酒,而男人旁边坐着身穿职业套装的女人就是蝴蝶兰。

矮桌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零食水果,以及一座部满杯的香槟塔。

“进去?”洪思聪看向张晋。

“当然。”张晋直接推开包厢大门。

两个不速之客顿时引起了包厢里众人的注意。

“你们是谁啊?”男人皱眉问道。

张晋直接开门见山道:“蝴蝶兰,出来聊聊?”

蝴蝶兰打量了一番两人,扭头对男人微笑道:“常总,遇到两个朋友,你先喝着,我出去跟他们谈点事情。”

“你居然还有一个蝴蝶兰的称号,我怎么都不知道。”常总笑问道。

蝴蝶兰笑而不语,起身朝门口走去。

“走吧,两位,别打扰常总玩耍。”

张晋摆头示意洪思聪一起跟出去。

三人来到酒吧二楼的一处比较安静的卡座坐下。

蝴蝶兰扶了扶眼睛,面无表情地问道:“魔都第三分局的洪队长,还有这位不知名的先生,你们找我有何贵干?”

张晋开口道:“你不用紧张,我们不是来对付你的,洪队长是以私人身份进行这次会面。我们来找你的目的很简单,就想问问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倒云中鹤联盟?”

“倒什么联盟?云中鹤?”蝴蝶兰眯了眯眼睛,然后不屑地一笑,“我怎么没听说过?”

“今天刚刚成立,你是我们邀请的第二位盟友,真心诚意的。”

“呵呵!我没听错吧,洪队长居然要对付自己的上司?还是说你们是在钓鱼执法?”

洪思聪说道:“用不着钓鱼执法,就凭你做的那些事情,抓你绰绰有余,我们之所以现在还没动手,就已经能证明我们的诚意了。其实我也不想对付云中鹤,但没办法,形势所逼。”

“是为了你那个发小吧?人妖恋,报恩,新白狐传?”蝴蝶兰淡淡道。

洪思聪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的?”

“姓卓的狗妖和他手下那几个狗仔已经开挖了,现在估计已经妖界都已经传开了,对于八卦新闻,特别是像北极银狐这种稀有妖种的事情,特别有传播的市场。”蝴蝶兰轻轻一笑,“这么一闹,她可就真要成为云中鹤树立的下一个典型了。被他当成典型的妖怪,没有一个是好下场!”

“这下麻烦大了!”洪思聪看了手机上的妖界微博,脸色十分难看,眉头越皱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