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远处零星的绝望惨叫声,随之三三两两的试炼队成员返回营地,很快就消失不见。

田赵二位执事也没起身,淡淡吩咐了几句,回来的试炼队成员一一围坐在篝火堆边上。

火光照在这些试炼队成员脸上,个个都充满着劫后余生逃过一死的轻松和深深的疲倦。

在这个过程当中,不断有地阶强者从四面八方往营地上空聚集而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悬浮在营地上空的地阶强者们就将近二十人左右。

那些试炼队成员见状,也都露出吃惊之色,他们没想到这次援军会如此兴师动众。

不过想到这一路走来,一波又一波强敌,其中更是不乏天阶强者,众人也都心中释然,彻底放松了下来。

围坐在篝火边上的王乐,抬头扫了眼营地上空那一群脸庞坚毅又冷漠,浑身充满铁血杀伐之气的地阶强者,就知道这些人定是从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战场上锤炼出来的精锐之师。

要知道,地阶强者乃是武道界真正的上层精英,从来都是稀少得很,如今却出现地阶满地走的奢侈情形,王乐眼中不免闪烁着震惊之色。

随即就见王乐收起视线低下脑袋,心中不禁嘀咕道:“这阵仗可真是不等去了边界,武道界联盟那些上层人物得知试炼队成员陨落了一大批,估计心疼得吐血三升。”

想到这里,王乐扫了眼围坐在篝火堆旁低声细语的一众试炼队成员,包括自己正好十个人。

也就是说,还有四名试炼队成员没有回到营地,不知是死是活。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王乐看到与自己有嫌隙的手下败将罗隐,还有青宫双子之一的庄宇都坐在不远处,心中难免有些遗憾。

“别人都没回来,他们俩个家伙倒是命大,竟然都活下来了,害得小爷还要费心思在边界战场上怎么除掉他们。”

王乐不禁有些郁闷的在心中想道。

这时罗隐和庄宇也都先后看向王乐,脸上的表情显然就是你丫怎么就没有死!

显然在双方眼里,不该死的死了,该死的一个都没死,他们对这样的结果都很不满意。

就在王乐心中有些遗憾的时候,坐在旁边的黄胖子,突然指着从远处高空疾飞而来的几人并大声说道:“回来了。”

众人不约而同的顺着黄胖子所指方向,抬头看向高空,只见四位地阶强者,其中三人的怀里面都夹着一位浑身血迹,昏死过去的试炼队成员。

显然这三人都伤势不轻,否则就不会弄成这般狼狈模样。

唯有庆幸的是他们能死里逃生,终究是被援军给救了回来。

因为还有最后一位地阶强者一手提着一颗头颅,一手拿着无头的冰冷尸体,正是一位已经陨落死透了的试炼队成员。

围坐在篝火堆四周的众人,无论是包括王乐在内的试炼队成员,还是田赵二位执事,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

目视着那位携带试炼队成员遗体的地阶强者从高空落到地面上,历经生死的试炼队成员,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兔死狐悲的神情。

虽然大家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未来甚至会出现你死我活的局面,但说到底也是内部的纷争,如今被外敌击杀,换谁心里都不好受,还有无比的愤慨和憋屈!

因为他们都是同辈当中出类拔萃的天骄,未来武道界各方的扛鼎人物,个个拥有着自己的骄傲。

那么竞争对手只能死在自己的刀剑之下,而不是死在外敌手上。

当然,王乐是个例外,不是他没有自己的骄傲,而是在这上面显然和其他人想的不一样。

简单的来说,在王乐眼里,既然出来混江湖了,那就随时得有挨刀的准备。

至于拿刀的人谁,王乐根本就不在乎。

言归正传,田赵二位执事和那几位援军里的地阶强者互相之间也没客套,他们先是将那三位昏死过去的试炼队成员疗伤安顿好,保住性命不丢。

然后将那位陨落的试炼队成员遗体恢复完整,并按照之前的方法进行火葬

半晌后,当火葬完毕,那三位试炼队成员也从昏死状态中醒过来还没一会儿,就见东北方向的高空上,一道乌光,一道莹白色人形光团,还有一道璀璨无比的绿光,迅疾无比的往营地这边飞了过来。

众人见状,心中的沉重感顿时一扫而空,脸色振奋的大声呼唤起来。

因为天刀耀中和天阶护道者李元,还有那位风雪**枪鲍冲终于安无虞的回来了。

王乐见状,不由得轻叹一声道:“看来三位前辈并没有留下对方那两名天阶老怪了,否则的话,怎么也得把尸体给带回来吧!”

旁边正在欢呼的黄胖子和郑歌听到王乐这么一说,顿时就笑出声来。

“额!怎么了?”王乐一脸不解的看向俩人,语带困惑的询问道。

这时就见黄胖子笑着摇头感慨道:“老弟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话音刚落,郑歌就跟着点头附和道:“没错,王兄你要明白想要成就天阶之境何其艰难,而那些成为天阶强者的人,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因此同为天阶强者之间的交锋杀伐,分出胜负相对容易,但想要分出生死,会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

说到这里,郑歌看着已经停留在营地上空,与援军汇合的三位天阶巨擘,然后继续说道:“即便是一名天阶武者被两三位天阶强者围攻,也大多能冲出包围逃之夭夭。”

“当然前提是得要付出惨重代价。”

“额,原来如此。”王乐点头颔首表示了解,难怪之前拜火教的火云大尊和烈火,即便是被天刀耀中和李元给打成狗,结果还逃出生天给跑掉了。

心思念转,王乐不由得轻声感慨道:“成就武道天阶之境果然不一样,道行之高深远远超出绝大多数武者,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啊!”

黄胖子和郑歌默默点了点头,看向营地上空那三位天阶巨擘的眼神更加炙热和崇拜。